重庆麻将的玩法|重庆麻将机厂
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經濟管理論文 > 遼寧普惠金融發展現狀、瓶頸及對策

遼寧普惠金融發展現狀、瓶頸及對策

時間:2019-07-25 14:58作者:曼切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遼寧普惠金融發展現狀、瓶頸及對策的文章,普惠金融 (Financial Inclusion) 又稱包容性金融, 依據世界銀行給出的定義, 普惠金融是指低收入城鎮居民、小微企業以及農民有機會可以獲得對他們有幫助的金融產品和金融服務, 滿足他們對交易、支付、儲蓄、信貸和保

  摘    要: 經濟新常態下, 遼寧省產業結構發展在供給側改革背景下面臨嚴峻挑戰。在信息技術革命發展成熟的今天, 以數字技術為工具, 提高普惠金融的服務供給, 滿足弱勢人群對普惠金融的需求, 推動遼寧省發展普惠金融發展, 成為當前急需解決的關鍵問題。本文分析遼寧省發展普惠金融的必要性, 根據遼寧省目前普惠金融發展現狀, 探討現行普惠金融存在問題, 并為數字普惠金融發展提出政策建議。

  關鍵詞: 數字金融; 普惠金融; 供給側; 金融排斥; 征信體系;

  Abstract: Under the new economic normal, the industrial structure of Liaoning province is facing severe challenges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supply-side reform. It is key issue to advance inclusive finance in Liaoning province with digital technology. In this paper, the necessity of developing inclusive finance in Liaoning province is analyzed. Some measures for the province to develop digital inclusive finance are also proposed.

  Keyword: digital finance; inclusive finance; supply side; financial exclusion; credit rating system;

  引言

  普惠金融 (Financial Inclusion) 又稱包容性金融, 依據世界銀行給出的定義, 普惠金融是指低收入城鎮居民、小微企業以及農民有機會可以獲得對他們有幫助的金融產品和金融服務, 滿足他們對交易、支付、儲蓄、信貸和保險等金融活動的需求, 保障居民生活、企業發展和經濟增長的可持續性。數字金融可以有效推動普惠金融的發展, 并且數字金融可以快速幫助普惠金融發展水平較低的國家或地區提高普惠金融發展水平, 并帶動其經濟增長。即使發達國家的普惠金融也同樣可以從數字金融中獲得巨大幫助, 而所獲得的這些幫助可以極大地改善社會最貧困居民的生活狀況。由于各國現有的普惠金融水平和數字金融的滲透程度不同, 因此普惠金融對各國的影響也各不相同。根據波士頓咨詢集團的研究, 選取巴基斯坦、孟加拉國、印度、塞爾維亞和馬來西亞作為研究對象發現, 數字金融對普惠金額的影響能力在巴基斯坦是20個百分點 (從21%到41%) , 然而在馬來西亞則為5個百分點 (從90%到95%) , 對孟加拉國、印度、塞爾維亞的影響大概在10~12個百分點左右1。普惠金融可以增加一個國家的國內生產總值。世界銀行在2009年的調查統計顯示, 普惠金融的發展水平提高會有助于創業信貸的增加和地區新興商業活力的提升。全球普惠金融數據庫報告稱, 到2020年, 數字金融服務可以將發展中國家的金融排外性降低5~20個百分點, 并且使國內生產總值增加5%, 例如, 巴基斯坦的國內生產總值可能會出現3%的提升2。國內生產總值的增加也將為企業增加更多商機和就業崗位, 并刺激產生政府額外的稅收收入。因此, 數字金融可以加速普惠金融的發展, 刺激經濟發展, 增加商業活力, 為更多低收入群體獲得就業機會, 從而拉動經濟增長。根據波士頓集團的調查結果顯示, 到2020年, 數字金融的引入預計可以使印度的國民生產總值增加5%、巴基斯坦, 孟加拉國和塞爾維亞增加大約2%~3%之間, 而對馬來西亞的影響相對較為溫和, 大概在0.3%左右 (1) 。

  目前并沒有實證研究分析數字金融對遼寧普惠金融的增長會是多少, 但是縱觀遼寧經濟發展程度與產業發展結構現狀, 其普惠金融推廣水平更接近于巴基斯坦、印度等發展中國家水平, 因此利用互聯網、大數據金融推進遼寧普惠金融發展也將取得顯著成效。本文將國內外普惠金融研究先進理論與遼寧金融體系和產業結構現實狀況相結合, 說明引入數字金融對遼寧普惠金融發展的重要性, 分析遼寧發展普惠金融的必要性, 聯系遼寧目前普惠金融發展現狀及存在的主要問題, 通過互聯網、大數據的應用, 探討遼寧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背景下, 如何利用數字金融服務有效地提高普惠金融發展水平, 為遼寧新一輪的經濟發展注入新動力。

遼寧普惠金融發展現狀、瓶頸及對策

  一、遼寧省發展普惠金融的必要性

  (一) 產業結構環境

  遼寧作為東北工業大省, 產業結構相對單一, 經濟發展過度依靠投資和制造業, 具有典型的區域特征。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背景下, 從前的重工業生產企業將逐步退出歷史舞臺, 同時會產生大量失業人員, 造成社會低收入人群數量增多, 這些人群將面臨生活沒有保障的難題, 急需社會幫扶, 發展普惠金融可以使這部分失業人員盡早地重新融入社會。在舊產能去掉的同時, 新型綠色產業將粉墨登場, 而這些新型綠色企業大多由大學生自主創業或從創業孵化基地產生, 許多企業在轉型升級過程中遇到融資困難, 除此之外, 小微企業融資難也一直是困擾經濟發展的難題之一, 在這樣的經濟條件下, 極為需要普惠金融發揮金融領導性作用, 為綠色產業、孵化項目、小微企業提供融資幫助。

  (二) 氣候生態環境

  自然地理在經濟發展中起著重要作用, 遼寧省地處東北嚴寒地區, 由于氣候因素, 每年有大量人口流向其他省份, 導致人才嚴重流失。到了冬季, 農業基本閑置, 農業經濟處于停滯狀態。因此, 相對于溫暖濕潤的江南地區, 遼寧農業無法達到一年兩季、甚至三季的農業生產, 寒冷的氣候直接影響農作物的產量, 從而影響價格。此外, 農產品的產量低、價格高還會間接影響居民對農產品的消費量以及居民的收入水平。根據農產品在農業市場的供求關系, 農產品產量、價格、居民農產品消費量、農業就業以及產品區域貿易都將陷入連鎖反應, 使遼寧農業經濟陷入惡性循環。在這樣的農業環境中, 遼寧地區急需普惠金融解決現階段三農問題, 為遼寧地區農業經濟發展提供普惠金融服務, 以彌補氣候生態環境的因素給遼寧農業帶來的損失。

  二、遼寧普惠金融發展現狀

  (一) 金融服務覆蓋面持續擴大

  2017年, 在全面實現農村基礎金融服務“村村通”的基礎上, 遼寧省內銀行機構繼續向下延伸經營網點, 加大電子機具投放, 豐富金融服務手段, 覆蓋城鄉的金融服務網絡正在逐步形成。遼寧省銀行機構網點數量達7 450個, 比年初增加51個, 網點密度為55個/千平方公里;ATM等自助設備數量達16.2萬臺, 其中縣域地區達6.8萬臺, 比年初增加0.18萬臺;助農取款點達10 003個, 全年累計交易達442萬筆, 同比增長84%, 累計交易金額達7.91億元, 同比增長49%3。

  (二) 金融服務可得性保持較高水平

  遼寧省內居民獲取金融服務的渠道不斷增加, 居民個人結算需求能夠得到有效滿足且獲取服務更加便利。2017年末, 全遼寧省個人銀行賬戶數達到2.5億個, 平均每人擁有6.8個賬戶, 比年初增加1.9個;人均非現金交易筆數達110筆, 使用移動設備交易達26筆;小微企業開戶率達48.30%, 同比增長16.3個百分點;小微企業貸款及農戶貸款覆蓋率分別為11.53%和20.97%, 全年呈現穩中有升的態勢。

  (三) 金融服務滿意度不斷提升

  2017年, 全遼寧省銀行機構向106.7萬戶農戶發放貸款, 比同期增加68.5萬戶, 申貸獲得率98.37%, 戶均貸款余額7.5萬元, 較去年同期增加2.6萬元;向21.3萬戶小微企業發放貸款, 其中法人機構小微企業申貸獲得率達97.64%, 同比增長0.8個百分點, 戶均貸款余額達438.9萬元, 同比增加16.9萬元。同時, 遼寧省內企業和居民享有的金融服務質量有所提升, 各金融監管部門全年正式受理金融服務投訴1 531個, 投訴率控制在0.42次/萬人。

  (四) 普惠金融組織體系進一步完善

  首先是強化普惠金融功能定位。2017年, 省內首家民營銀行遼寧振興銀行獲批開業, 農信社股份制改革持續深化, 全年批準開業3家、籌建5家農商行, 新設2家村鎮銀行, 遼寧省內金融機構體系進一步豐富, 逐漸形成層次多樣、優勢互補的金融格局, 金融服務與社會需求的契合度不斷提高;其次, 組建普惠金融專營機構。國有大型銀行一級分行和遼寧振興銀行相繼設立普惠金融事業部, 農業銀行和郵儲銀行完成三農金融事業部改革, 全遼寧省共設立小企業金融服務中心等分行級專營機構34個、科技支行3家, 普惠金融專業化水平穩步提升;最后, 推動網點下沉。遼寧省內銀行機構扎根基層, 下沉服務, 持續優化網點布局, 截至2017年末, 縣域地區網點數量達到3 638個, 占全遼寧省網點數量的47.15%。

  (五) 推動農村金融服務升級

  涉農信貸投放整體保持增長態勢, 2017年末, 遼寧省內銀行機構涉農貸款余額6 070.76億元, 比年初增加349.8億元, 增幅6.11%, 信貸支持惠及200余萬戶涉農主體、逾108萬戶農戶。推動創新農村金融產品和服務, 截至2017年末, 遼寧省內銀行機構推出40余類創新型農村金融產品, 規模總計59.61億元, 惠及260萬戶農戶和涉農企業;“兩權”抵押貸款試點地區內承包土地經營權抵押貸款戶數為7 074戶、余額為7.34億元, 分別比年初增加1 947戶、1.8億元;住房財產權抵押貸款戶數為5 372戶、余額為4.82億元, 分別比年初增加682戶、0.87億元, 有效彌補和改進了傳統信貸業務的服務短板。

  (六) 小微企業融資得到改善

  截至2017年末, 遼寧省內省級、13個市均建立了銀稅合作機制, 24家銀行機構與稅務部門簽訂合作協議, 銀稅合作貸款余額346億元, 受惠戶數2 848戶。35家銀行機構與13家保險公司開展銀保合作, 累計為3 214戶企業發放銀保貸款64.29億元。截至2017年末, 遼寧省內有12家城商行開展“雙基聯動”, 服務范圍覆蓋254條街道、1 645個社區、238個行政村, 累計發放“雙基聯動”貸款259.9億元, 惠及小微企業9 575戶、社區居民10 903戶、農戶1 107戶。2017年末, 遼寧省內小微企業貸款余額達9 340.78億元, 增速達9.82%, 高于各項貸款平均增速近1個百分點;小微企業貸款戶數212 832戶, 同比增長11 491戶;法人機構小微企業申貸獲得率為97.64%, 同比增長0.8個百分點。

  三、遼寧普惠金融發展瓶頸

  (一) 金融排斥性嚴重

  雖然目前遼寧普惠金融發展取得了一定的成績, 但是相比東南沿海發達地區, 遼寧的普惠金融水平仍然有很大發展空間。由于地理原因, 很多金融機構網點并沒有輻射到偏遠農村;其次, 由于農村居民對新鮮事物接受比較慢, 高科技互聯網金融, 例如P2P、網絡支付、手機銀行等很難被接受和使用, 由于使用量低, 使得金融機構沒有在偏遠農村設置網點的意愿, 長此以往, 形成惡性循環。除此之外, 金融機構在防控風險方面往往考慮較多, 由于農業生產屬于靠天吃飯, 因此, 農村的涉農信貸主體發生違約的風險極高, 使得農村金融機構的放貸過程十分緩慢。另外, 銀行是特殊的金融企業, 其經營目標是實現股東權益最大化、利潤最大化, 而在發展普惠金融的過程中, 銀行很難從中獲利, 因此銀行在發展普惠金融的過程中往往缺少動力。

  (二) 小微企業有效信貸需求不足

  2017年以來, 遼寧經濟持續低迷, 優勢行業、龍頭企業發展不景氣, 盈利大幅下降, 導致上下游小微企業經營困難, 大部分指標與銀行風險控制底線差距較大。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背景下, 遼寧省出現了大量自主創業孵化基地和大學生創業項目, 這些產業項目在創業初期, 受到抵押擔保問題、財務記賬問題以及經營風險等問題的困擾, 很難獲得創業貸款。部分銀行信貸對小微貸款普遍悲觀, 存在畏難情緒, 個別銀行對小微貸款上受審批權限制約, 對風險相對較高的行業集中退出。

  (三) 金融產品創新不足

  農業供給成本高, 和農業相關的金融產品相對較少, 原有的金融產品無法滿足現階段農村普惠金融體系的需求, 高成本、低效率導致農村普惠金融項目難以推廣。同時, 信息不對稱、交易成本高、抵押物質量差等問題依然制約農村金融機構開展信貸業務。雖然近年來, 很多銀行在農村設置營業網點, 但是由于缺乏相關技術人才以及農村金融市場競爭機制不健全等原因, 導致農村金融機構金融產品創新能力不強。另一方面是移動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信息技術并沒有得到很好的應用, 目前農村金融機構在業務創新和產品創新過程中對數字金融的使用程度并不高。而且, 農村和城市在數字網絡的普及率方面也存在重大差異, 因此受到基礎設施、設備不完善的影響, 農村金融機構產品缺乏創新動力。

  (四) 農村地區配套設施建設滯后

  相比于銀行業務發展程度, 農村地區的配套設施建設存在滯后問題, 且各地程度不一。如, 農村產權流轉交易機制不夠完善, 風險補償機制缺乏整體規劃;農業保險支持力度較弱, 政策性保險推廣難度較大;農村地區普遍缺少抵押登記、價值評價、風險處置等專業化服務機制。同時, 土地、房屋的確權辦證進度緩慢, 導致兩權抵押貸款試點推進難度較大, 如土地經營權貸款試點地區的土地加權平均確權率為59.95%, 加權平均頒證率僅為3.66%, 除沈陽市于洪區外, 其他地區的頒證工作仍未見成效。

  (五) 金融專業人才匱乏

  根據2015年遼寧高校畢業生就業數據顯示, 遼寧省高校畢業生每年只有大約50%的畢業生會選擇留在遼寧工作, 而另外50%則選擇去北上廣等一線城市或是出國工作。越是名校的大學畢業生和學歷高的學生, 越傾向選擇發展機會更多的發達城市, 因此農村金融機構很難招聘到高學歷人才, 80%以上的農村金融機構工作人員只有大專以下學歷, 并且多數從業人員來自當地。這就導致貧困地區的普惠金融團隊缺乏專業人才, 不利于金融知識的講解、金融業務的操作以及金融產品的創新。另一方面, 很多在農村從事一線普惠金融業務的專業工作人員, 由于無法忍受農村艱苦、惡劣的生活條件而紛紛離職, 因此, 農村金融機構從業人員的數量呈現逐年下降的現象。長此以往, 這種現象會使得金融網點逐漸遠離農村, 從而加劇開展普惠金融工作的困難。

  (六) 政府精準脫貧政策落實不到位

  一是部分地市扶貧小額貸款政府未予貼息。從省扶貧辦提供的數據看, 有些地市未對建檔立卡貧困戶小額貸款予以貼息, 既造成全省扶貧小額貸款余額數據偏低, 也影響金融精準扶貧工作的推進。二是財稅政策支持缺位, 風險補償機制沒有落實到位。有的貧困縣未設立小額貸款風險補償金或設立的風險補償金額度較小, 制約了扶貧小額貸款規模。如丹東市金融扶貧的貸款擔保基金僅到位700萬元, 與預計的1 500萬元規模差距較大。

  四、數字金融助力普惠金融發展對策

  (一) 利用數字金融擴大普惠金融的需求

  根據目前遼寧普惠金融發展狀況來看, 金融排斥性是抑制普惠金融發展的主要因素, 因此, 解決金融排斥性是發展普惠金融的重要措施。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背景下, 大力發展普惠金融應該盡可能地從供給的角度, 提供更多數字金融服務設備, 應用互聯網技術, 加大金融知識宣傳力度, 增加互聯網銀行網點的設立, 幫助在偏遠農村生活的農民了解更多金融知識, 學會利用手機、電腦等設備完成網絡金融交易, 指導農民在生產建設過程中利用互聯網融資平臺獲取資金。當農民了解普惠金融可以給他們帶來的方便, 便會減少偏遠地區農民的金融排斥性, 提升農民對普惠金融的需求, 金融機構可以根據需求, 提供更多普惠金融服務, 從此形成良性循環[1]。

  (二) 利用數字金融完善普惠金融服務

  利用數字金融技術, 創新金融產品, 應用創新金融產品提供更完善的普惠金融服務。根據偏遠地區農民特有的生產生活經營方式, 為農民或小微企業“量身定做”適合他們的金融產品。例如, 可以根據遼寧本地的生態自然環境、作物成熟規律等, 設置不同作物不同賬期的貸款產品, 幫助農民擴大生產, 增加收入;根據農業小微企業的經營方式, 設計不同的期貨金融產品或債券抵押, 幫助小微企業融資和規避風險;設立“致富能人帶動”“龍頭企業引領”“優勢互補共助”等相關信貸產品, 并針對不同貧困地區、貧困戶的需求和特點研發個性化的金融扶貧產品, 扶貧信貸產品體系不斷豐富, 簡化信貸流程, 讓資金需求者可以通過手機或電腦等終端設備方便、快捷地獲取資金[2]。推動完善支農服務體系, 助推遼寧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強與農業主管部門的溝通, 積極獲取遼寧農業發展形勢等相關信息, 結合最新的信息, 不斷變更、優化數字金融產品服務。提高金融服務供給與社會需求的適配度, 搭建銀商、銀政多個地方合作平臺, 應用這些合作平臺, 發揮普惠金融在三農、小微、扶貧等重點領域的融資作用。

  (三) 建設數字普惠金融征信平臺, 降低金融風險

  社會經濟發展的根本歸根結底要靠契約精神, 有了信用, 市場交易才能有效地進行, 發展普惠金融同樣離不開誠信與信用。在擴大普惠金融的需求量、完善普惠金融服務之后, 促進普惠金融有效發展的保障需要征信平臺的搭建。隨著互聯網時代的來臨, 大數據、云計算等高端數字技術逐漸融入金融領域, 對發展征信體系起到了促進作用。然而目前市場并沒有專門針對普惠金融建立的征信平臺, 這使得在開展普惠金融業務的同時, 還要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去調查被幫扶主體是否滿足普惠金融的幫扶標準, 降低普惠金融服務效率的同時, 還提高了風險[3]。因此, 應盡快在遼寧區域范圍內, 建設普惠金融征信平臺, 利用各部門掌握的金融大數據, 公開在網絡平臺上共享。設立專門的普惠金融調查小組, 定期調查、走訪普惠金融幫扶對象, 將調查信息公布在征信平臺上, 并依據國外專業的評分標準, 評定服務對象的信用等級, 并設置信用黑名單。利用數字金融發展普惠金融征信平臺, 可以促進普惠金融工作有效進行, 減少普惠金融中存在的不公平現象, 降低違約風險和交易成本。

  推動銀稅、銀保合作。協調沈陽市國稅局、地稅局組織駐沈銀行金融機構召開推進“銀稅互動”項目, 形成納稅信用與銀行信用的“互認”。鼓勵銀行機構與保險公司合作, 充分發揮信用保證保險的融資增信功能。指導遼寧省內城商行與街道、社區、村鎮等基層黨組織合作, 并在市場準入、監管評級等方面給予正向激勵。統籌考慮推進普惠金融發展和防控普惠金融領域風險, 督導遼寧省內銀行業金融機構按照成本可算、風險可控的商業可持續原則發展普惠金融, 完善風險管理和成本核算機制, 從合規建設、信貸技術、人員管理等方面做好風險控制, 確保普惠金融領域貸款“貸的出、收的回”, 同時用好、用足不良貸款撥備和核銷的優惠政策, 及時化解不良貸款。

  (四) 利用數字金融健全普惠金融體系

  隨著信息技術革命的發展, 近年來, “互聯網+”模式日益增多, 為解決普惠金融的成本和效率問題, 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等信息技術大大提高數據搜集、風險識別的有效性, 降低金融機構的運行成本并提高服務效率。利用互聯網大數據技術, 提供農村普惠金融服務質量, 擴大普惠金融的輻射區域, 讓更多人可以享受到普惠金融帶來的利益。新常態下, 遼寧急需改變現有的產業結構模式, 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背景下, 應用數字技術, 積極主動地提供更多的普惠金融服務, 從供給的角度, 增加老百姓對普惠金融的需求, 用高質量、高效率的金融服務, 吸引社會弱勢群體關注普惠金融、應用普惠金融, 在普惠金融的幫助下, 改善現有的生活水平和企業的經營狀況[4]。

  應用現代化網絡技術, 在遼寧省內建立“互聯網+普惠金融”項目, 通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改變遼寧現有的產業結構模式, 利用互聯網技術的普及和推廣, 形成新形勢下, 專業化、小型化、智能化的產業結構模式, 利農商城、益農信息社等一批“銀政合作”和“銀行+電商”合作新模式, 在遼寧省開展普惠金融推廣宣傳工作。手機銀行和移動金融已經在遼寧省內得到廣泛使用, 遼寧目前已經具備建設數字普惠金融的重要條件。通過移動金融促進大數據信息傳導, 加快數據共享, 提高信息使用效率, 從而降低金融服務成本提高農村金融服務效率。引導偏遠農村開展“互聯網+電商”“互聯網+保險”“互聯網+借貸”等相關問題的討論與宣傳, 帶領社會弱勢群體走向共同富裕的道路。

  參考文獻

  [1]粟芳, 方蕾.中國農村金融排斥的區域差異:供給不足還是需求不足?———銀行、保險和互聯網金融的比較分析[J].管理世界, 2016 (9) :70-83.
  [2]王婧, 胡國暉.中國普惠金融的發展評價及影響因素分析[J].金融論壇, 2013 (6) :31-36.
  [3] 李濤, 徐翔, 孫碩.普惠金融與經濟增長[J].金融研究, 2016 (4) :1-16.
  [4]張國俊, 周春山, 許化強.中國金融排斥的省際差異及影響因素[J].地理研究, 2014 (12) :2299-2311.

  注釋

  1 數據來源:波士頓集團2011年研究報告。
  2 數據來源:全球普惠金融數據庫2014年報告。
  3 數據來源:波士頓集團2011年研究報告。
  4 本文第二、第三部分與遼寧普惠金融相關數據均來源于遼寧省銀保監局網站資料整理所得。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重庆麻将的玩法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网站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 天下3游戏可以赚钱 新疆18选7基数投注表 3d字谜官方网 刮刮乐秘密 如何在国外网站赚钱 江苏25选5开奖结果 天津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