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麻将的玩法|重庆麻将机厂
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英語論文 > 童謠翻譯作品的不足與優化策略

童謠翻譯作品的不足與優化策略

時間:2019-08-13 11:16作者:樂楓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童謠翻譯作品的不足與優化策略的文章,    童謠是兒童最早接觸的文學作品形式之一, 其句式短小語言平白, 聲韻活潑講究韻律, 意趣俏皮適合吟唱, 對兒童的語言和文化習得起著重要作用。

  摘要:隨著國際文化交流的日益密切, 大量英語童謠進入國內。通過對市場上英語童謠及其中文譯本的對比研究可以發現, 當前的英語童謠翻譯存在語言和文化兩方面損失, 其中語言方面包括音樂性損失和詞匯性損失, 文化方面包括歷史文化損失和宗教文化損失。語言損失可以采用換韻、換詞等方法進行補償;文化損失可以運用加注、闡釋等手段進行補償。

  關鍵詞:童謠; 翻譯; 語言損失; 文化損失

  Loss and Compensation of Nursery Rhymes Translation

  YU Xudong DING Jing

  School of Foreign Languages, Wuxi Taihu University

  Abstract:

  A large number of English nursery rhymes have been introduced into China as the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has been increasingly promoted. However, there exist two aspects of loss in the translation of English nursery rhymes, that is, linguistic loss and culture loss. The linguistic loss consists of musical and lexical loss which can be compensated by way of rhyme shifting or vocabulary changing; while the culture loss involves historical and religious information loss that may be compensated by means of explanatory translation or adding footnotes.

  Keyword:

  nursery rhymes; translation; linguistic loss; culture loss;

英語童謠

  童謠是兒童最早接觸的文學作品形式之一, 其句式短小語言平白, 聲韻活潑講究韻律, 意趣俏皮適合吟唱, 對兒童的語言和文化習得起著重要作用。除了本土童謠, 我們身邊還有大量英語童謠譯本廣為流傳, 這些童謠成了兒童領略異國風情、接受異域文化熏陶的重要途徑。近年來, 童謠的翻譯和出版"異常繁榮", 但是這種繁榮令人擔憂, 因為一方面童謠的翻譯和出版數量巨大, 而另一方面卻精品難覓[1].目前國內大多外來童謠的譯文質量堪憂, 童謠翻譯沒有得到應有重視是不爭的事實。童謠的內容和形式多貼近兒童心理情趣, 語言上具有一些獨有的特征[2], 這些特征正是翻譯的難點, 不消說一些童謠的創作還融合了特定的文化背景, 這就更加劇了翻譯的難度。

  一、童謠翻譯及翻譯補償研究

  作為兒童文學翻譯的一部分, 童謠翻譯常常被人們忽視。目前, 國內雖然陸續有出版一些中英對照的童謠翻譯書籍, 也曾有國外的學者到中國搜集中國童謠, 但中英童謠翻譯仍然是研究非常少的邊緣領域。截至2018年底中國知網上能夠查閱到的有關童謠或兒歌 (英文皆為nursery rhyme) 翻譯的論文屈指可數, 國內針對童謠翻譯的研究及成果十分少見。

  專門探討英語童謠翻譯的文獻目前只有3篇碩士翻譯實踐報告[3,4,5].這三篇文獻主要是從語言角度進行的探討, 對童謠中的歷史文化因素關照不夠。任秀樺在上世紀末就指出, 詩歌、散文、小說等文學作品在翻譯園地已經百花爭艷, 唯獨兒歌翻譯尚嫌冷清[6], 然而直至今天以兒歌翻譯為題的文章也只有寥寥數篇, 而且這些文章略顯零散, 大多流于對功能對等、目的論等的套用。上述研究除卻各自視角或方法的局限, 還存在一個共性的不足, 那就是都屬于展望式研究, 缺乏對童謠翻譯實踐中出現的問題 (即翻譯中的損失) 進行總結歸納并提出針對性解決方案。基于上述回顧, 我們不難看出現有的童謠翻譯研究及成果數量還遠遠不足, 質量更有待提高, 童謠翻譯的理論建設亟待發展完善。鑒于目前還沒有出現過任何關于童謠翻譯損失與補償的研究, 本文嘗試從語言和文化兩個層面入手, 探討童謠翻譯中的損失以及補償措施, 研究如何結合譯入語特點再現英語童謠的形式與內容, 提高童謠翻譯的質量。

  翻譯的損失就是指翻譯中失掉的東西, 而翻譯補償則是指通過使用與源文本不同的手段, 在目標文本中產生近似源文本的效果, 以補償源文本重要特征在翻譯中走失[7].翻譯的損失與補償研究在20世紀80年代引起關注, 西方代表學者有奈達、紐馬克、威爾斯、哈蒂姆、赫維等。國內研究翻譯補償策略較為系統的是夏延德, 他在其著作《翻譯補償研究》中, 對中西翻譯補償理論進行重新梳理與分類, 提出了翻譯補償的六項原則[8].近年來, 國內確實有一些學者開始關注管理類文本、法律文本、旅游文本、影視字幕等翻譯的補償策略研究, 但毋庸置疑, 翻譯補償研究的主流仍然與文學文本有關, 如小說翻譯、成語典故翻譯、典籍翻譯等, 所涉文獻不勝枚舉。然而, 截止目前有關兒童文學翻譯損失與補償的研究只有張霄[9]和劉秉棟[7]二人撰文討論, 但前者主要聚焦在注釋策略這一個方面, 后者未能提出明確的補償措施。如果說針對兒童文學翻譯損失和補償的探究還處于起步階段, 需要進一步充實, 那么就童謠這一獨特形式的兒童文學而言, 其翻譯損失與補償研究則還尚未起步, 亟待有人做出嘗試。

  二、童謠翻譯的損失與補償

  由于眾多因素對翻譯活動的影響, 損失在翻譯過程中是不可避免的, 童謠翻譯也不例外。由于英漢語言屬于兩種不同的語系, 擁有不同的語言規范和文化背景, 譯文很難在確保內容忠實于原文的同時兼顧語言形式, 更難以使在目的語中缺省的源語文化得到彰顯。根據筆者的調查, 目前市場上英語童謠翻譯的損失也主要體現在上述兩個方面, 即語言損失和文化損失。

  (一) 語言損失與補償

  任秀樺早年撰文分析了英語童謠的語言特點, 其中有兩項分別是:韻律響亮、朗朗上口;用詞簡單、易于理解[6].簡單來說, 就是童謠在語言上具有音樂性和用詞淺顯這兩大特點。童謠之所以成為童謠, 正是由這些特征所決定的, 童謠的譯文也應該保留或再現這些特征。然而, 翻譯始終是一門令人遺憾的藝術, 誠如孫迎春所言, "在翻譯過程中, 語言特色的損失是難于避免的"[10], 目前市場上的童謠翻譯往往在音樂性和詞匯兩個方面都做得不夠。

  1. 音樂性

  童謠具有自然合節的音樂性, 這表現在它語言的音韻美和節奏感上, 童謠的重要特征就是重復的韻律和重復的節奏[3].英漢語言有著各自的語音規則和特點, 因此漢語和英語童謠在韻律和節奏上的表征不盡相同, 如英語中常見的抑揚格、揚抑格、抑抑揚格、揚抑抑格等韻律和漢語的格律差異明顯, 而AABB、ABAB、ABCB、ABBA等韻法也比漢語略微復雜。鑒于此, 英語童謠翻譯中原文語音特征的損失或不可避免, 但這并不意味著譯者就可以心安理得地破壞童謠的音樂性。

  例1:童謠Ding Dong Bell節選

  例1是童謠Ding Dong Bell節選, 摘自著名的童謠集The Real Mother Goose, 其最早被莎士比亞使用在多個劇本中。一開始這首童謠沒有救小貓的情節, 但為了讓小孩子們明白"不得傷害無辜"的道理, 后人加入了救小貓的情節。該童謠采用了經典的"AABBCC"的兩行轉韻, 不難看出, 在網絡上流行的譯文既無押韻也無節奏可言, 可讀性差, 就更勿論其可唱性了。童謠是用來唱的不是用來看的, 因此童謠翻譯必須注重音樂性的再現。在無法保留原文韻律的客觀事實面前, 譯者可以考慮對其進行模仿, 或根據譯語童謠的韻律習慣進行改寫, 以韻補韻。但必須指出, 譯者不能以韻害意, 為了追求童謠的可唱性就背離原文內容。此外, 譯文中有一字值得推敲, 即"put"要譯為"扔"還是"丟".從動作上講, 丟的動作較輕而扔用力更大, 從意圖上講, 丟的主觀意識不是很強烈而扔則意圖明顯。因此, 筆者建議選用"丟"來弱化傷害小貓的情節, 體現小米林此舉是出于頑皮無知, 否則這首童謠或許就過于黑暗了。

  2. 詞匯

  童謠所使用的詞匯往往都比較簡單, 易于理解, 而且句型也都比較簡短, 語法結構單純。所以在翻譯童謠時, 譯者在語言層面一方面要注意韻律的掌握, 另一方面也要盡量選用能夠體現兒童用語的遣詞造句。通常情況下, 英語童謠的口語化特點往往體現在加前置修飾詞little或dear, 或是通過加后綴y或ie等表示"熟悉、親昵", 如sweetie, doggie和daddy.中文童謠詞匯口語化的特點則主要體現在:一是給詞加前綴或后綴, 如在名詞前加"小""小小"前綴或在后面加"兒"等;二是將單音節詞重疊, 如"吃飯飯""喝水水"等[3].

  例2:童謠Tummy Button

  例2英語經典童謠Tummy Button是媽媽陪伴嬰兒玩耍時常用的一首唱曲, 不僅能促進親子關系, 還能幫助兒童認知身體部位。原文在韻律上是偶行押韻, 在選詞上使用了通俗直白、口語化強的詞匯, "tommy""Mommy"等更是體現兒童話語特色。網絡上可查的譯文首先在押韻上損失明顯, 其次在選詞上也未能充分體現童語, 句型雖然簡單但不工整缺乏節奏感。相比之下, 筆者嘗試的譯文首先用新的韻法"AABBCCC"來補償原文韻腳的損失, 其次綜合運用了中文童謠中常見的口語化表達, 包括疊詞、"小"字、"兒"話等, 最后在句型上也保持了一致, 形成統一的節奏, 形象生動地再現了童謠的樂趣所在。一方面童謠翻譯應使用生動的韻律和靈巧的節奏, 另一方面還應選用適合兒童的詞匯和句型, 方能有效傳達童謠的童趣。通過上述2例可以發現, 童謠翻譯中的語言損失有時無法避免但也并非無法補救, 譯者完全可以在忠實表達原作思想內容的前提下, 充分發揮譯文語言的優勢, 以補償翻譯過程中失去的原文語言的優點[10].

  (二) 文化損失與補償

  任何語言都有文化的介入。不同民族有不同文化心理特征和傳統, 文化與歷史、審美, 乃至宗教信仰都有著根深蒂固的關系[11].由于英語和漢語文化在歷史、宗教等方面存在顯著差異, 童謠譯文的讀者在面對某些源語中特有的文化信息時可能會出現理解上的障礙。有鑒于此, 譯者在翻譯英語童謠中的文化信息時可以進行適當的補償處理, 或通過增益補償把源語文化的信息展示在讀者面前, 或通過替換補償將源語文化信息替換成類似的譯語文化信息, 抑或通過闡釋補償將源語文化信息的交際功能傳遞過來。

  1. 歷史文化

  童謠不僅僅是幫助兒童學習字母和識數的工具, 其內容豐富多彩, 有關于動物植物的, 有關于生活節日的, 還有關于社會歷史的。正如周蓉指出, 很多至今仍然傳唱于大街小巷的童謠一開始并不是為兒童所創, 很多童謠最先以民歌、歌謠的形式從一個個小酒館傳出, 這些童謠經常被用來譏諷宗教首領或八卦歷史有名的國王王后……在天真童趣的童謠下隱藏的是一個個被歷史塵埃淹沒的真相[12].

  例3:童謠As I was going by Charing Cross

  例3是19世紀40年代英國出版的童謠As I was going by Charing Cross, 描述的是倫敦查令街上查理一世的騎馬雕像。這首童謠暗指查理一世的死, 也有人認為其是清教徒對保皇黨人的諷刺。查理一世是英國歷史上不受歡迎的暴君, 他與國會之間的斗爭導致了英國國內戰爭 (又稱清教徒革命) , 最終查理一世及擁護他的保皇黨失敗, 查理一世被斬首。這首童謠背后隱藏了英國歷史上的政治和宗教斗爭, 字面翻譯顯然無法傳達這一信息, 只能通過加注的方式進行補償。當然, 筆者認為注釋也并不需要詳述查理一世的歷史, 畢竟譯文的目標讀者主要是兒童, 簡要的信息更加符合他們的學習和認知水平。網絡上的譯文不僅在文化層面存在損失, 原文的韻律在譯文中也絲毫未得到有效補償, 而且"黑色的男人"也令人十分費解。一首有韻律、有歷史的童謠被翻譯得支離破碎, 實在讓人遺憾。針對這些損失, 筆者用換韻、加注的補償手段, 并對第一行進行適度改寫, 嘗試還原童謠原文所含有的語言特點和文化內涵。

  2. 宗教文化

  童謠除了會暗含一定的歷史信息, 有的還和宗教信仰有關, 具有濃厚的宗教色彩。每個民族在發展的過程中都有自己的宗教信仰, 而宗教的發展對于其文化的發展又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所以, 各類宗教在本民族的童謠中都有不同程度的體現[12].英語童謠中常常會出現與基督教信仰有關的信息, 比較典型的就是大人孩童都耳熟能詳的與圣誕節有關的童謠歌曲, 另外如在《鵝媽媽童謠》中有這樣一首, "星期一出生, 星期二受洗, 星期三結婚, 星期四生病, 星期五病危, 星期六死亡, 星期天埋葬, 這就是所羅門·格朗迪的一生。"也完美詮釋了童謠與基督教信仰之間的聯系。

  例4:童謠Matthew, Mark, Luke and John

  例4的童謠Matthew, Mark, Luke and John又名Black Paternoster, 最早于16世紀中葉出現, 是孩子上床睡覺時經常念叨的歌曲, 因節奏舒緩、內容祥和, 能夠幫助兒童入眠。童謠第一行中提到的四個人是基督教中的福音傳道者, 也是《圣經》新約中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以及約翰福音的作者。有這樣四位耶穌的門徒在床前守護禱告, 床上的孩子自然可以得到上帝的愛護能夠安然入眠。但是, 這四個人名在譯文讀者群, 特別是尚未接觸基督教信仰的幼兒中, 不僅無法產生應有的聯想, 還會造成理解的障礙。鑒于此, 筆者用"四個天使"淡化這四個人的身份信息, 將具體人名過濾掉, 轉而將重點放在他們所做的事情上來。而且在后面幾行的翻譯中, 筆者采用了改寫的手段將這首童謠"助眠"的文本功能凸顯出來, 大膽地省略了原文中的一些細節如"soul".同時, 相較于網絡譯文, 筆者的試譯還力爭在語言層面的音樂性和詞匯性上作出補償。上述4例告訴我們, 童謠翻譯一方面要竭力再現原文的語言特征, 另一方面也要對其中的文化信息進行合理保留、闡釋或過濾。

  三、結語

  童謠作為兒童啟蒙教育的教學素材, 有利于兒童的語言學習, 同時, 童謠承載著當地的民俗文化, 能夠開闊兒童讀者的視野, 對跨文化交際也有著重要影響[4].好的童謠譯文不僅可以促進兒童智力增長, 幫助兒童了解世界, 還能提高兒童生活樂趣。然而, 翻譯作為一項跨文化交流活動, 很大程度上受到語言、歷史、文化等因素的影響和制約, 翻譯的過程中必然會有損失, 如何補償童謠翻譯在語言和文化這兩個層面的損失, 是譯者和翻譯研究者必須重視的問題。童謠譯文應在忠于原文內容的基礎上, 采用換韻、換詞, 以及加注、闡釋等補償手段, 力爭既完好再現童謠的可唱性要素和兒童用語特色, 又合理保留原文暗含的歷史和宗教等文化內涵。

  參考文獻
  [1]石春讓。再現童趣:兒歌翻譯的精髓[J].陜西學前師范學院學報, 2018 (2) :28-33.
  [2]楊鳳軍。論童謠的語言特色及其英譯:兼評何蘭德對《孺子歌圖》的編譯[J].外國語文, 2013 (3) :117-121.
  [3]黃都娜。中英童謠的語言特征與互譯[D].長沙:湖南師范大學, 2011.
  [4]趙白鴿。童謠翻譯的原則和技巧[D].天津:天津理工大學, 2013.
  [5]柳森。兒歌的翻譯:《童謠故事集》翻譯實踐報告 (節譯) [D].銀川:寧夏大學, 2017.
  [6]任秀樺。論英語兒歌的語言特點與翻譯[J].外語與外語教學, 1993 (2) :37-43.
  [7]劉秉棟。兒童文學翻譯的損失與補償[J].渭南師范學院學報, 2014 (20) :24-28.
  [8]夏廷德。翻譯補償研究[M].武漢:湖北教育出版社, 2006.
  [9]張霄。注釋作為兒童文學翻譯補償手段的有效性評述[D].上海:上海外國語大學, 2012.
  [10]孫迎春。損失、補償與"雅"字[J].中國翻譯, 1996 (3) :11-15.
  [11]李燕。文學翻譯中的損失與補償[J].山東教育學院學報, 2007 (4) :98-101.
  [12]周蓉。觸摸英語童謠的真實[D].合肥:合肥工業大學, 2013.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重庆麻将的玩法 云南11选5定胆计划手机版 36选7专家预测下期号码 微信北京赛车直播视频 极速时时彩是哪里的 云南快乐十分投注要领 极速快3微信群 四川金7乐下载安装 ag真人娱乐投注网 新浪爱彩网址 二肖中特马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