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麻将的玩法|重庆麻将机厂
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文學論文 > 新中國成立十七年間文學作品中的雷雨意象探析

新中國成立十七年間文學作品中的雷雨意象探析

時間:2019-08-20 14:04作者:樂楓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新中國成立十七年間文學作品中的雷雨意象探析的文章,意象是一種象征,通常在文學作品中反復出現,被當作是整體文學體驗的一部分。[1]當然,意象的象征系統和象征符號的意義是在不停變化、豐富的,它會受到一定時期的社會政治、文化、思想等因素的影響。[

  摘要:從原型批評視角來審視新中國十七年文藝中的雷雨意象。雷雨作為十七年文藝中的主導性象征意象, 配合歷史巨變中新的時代語境, 被賦予了意識形態的含義。在紅色經典中, 它是黑暗政治氣候的暗示, 是政治審判的先兆, 在眾聲喧嘩中構成"天罰天譴"的政治申討, 在新的語境中充滿了強烈的時代氣息與政治印記。這一"天象"的象征含義與民間百姓對雷雨的集體無意識認知存在某種潛在的共鳴。

  關鍵詞:新中國十七年文藝; 雷雨; 意象;

  Abstract:

  This paper examines the thunderstorm image in the seventeen years' literature and art of new China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archetypal criticism.In China, "Heaven"is a symbol.Thunderstorm, as the dominant symbolic image in the seventeen years' literature and art, has been endowed with the meaning of ideology in line with the new era context in the great changes of history.Red classics is the hint of the dark political climate, the forerunner of political trial, and constitutes the political criticism of"heavenly punishment and scourge"in the noise of public voice.It is full of the strong atmosphere of the times and political imprint in the new context.The symbolic meaning of this"celestial phenomenon"has some potential resonance with the collective unconscious recognition of thunderstorms among the common people.

  Keyword:

  the 17 years' literature and art of new China; thunderstorm; image;

文藝

  意象是一種象征,通常在文學作品中反復出現,被當作是整體文學體驗的一部分。[1]當然,意象的象征系統和象征符號的意義是在不停變化、豐富的,它會受到一定時期的社會政治、文化、思想等因素的影響。[2]十七年(1949-1966年)文藝配合歷史巨變中新的時代語境,擁有特殊象征意義的雷雨意象經常出現,在新的語境中充滿了強烈的時代氣息與政治象征含義。

  一黑暗政治氣候的暗示

  古人對雷電的認識,大底可以分為兩個方面。第一,催生萬物的象征。自春分開始,雷電活動頻繁,春雷響后,萬物復蘇。第二,是威力無窮、警示、懲罰、公正的暗示。雷雨作為自然現象,伴隨著雷鳴、閃電、暴雨這些惡劣的氣候現象。在遠古時期,人類在生產力極其低下的時代,這樣的自然天氣無疑會帶來巨大的恐懼感和自然災害。雷電是《周易》中出現頻率較高的一個詞語,《震》卦云:"亨。震來隙隙,笑言啞啞。震驚百里,不喪匕鬯".雷聲傳來的時候,有人嚇得打哆嗦……震驚百里。可見,雷的威力之迅猛。先民對自然界的日月星辰、雷電風云等等,持強烈的神秘感,并賦予生命、情感審美認知。

  上古時期,"雷"崇拜是自然崇拜的主要內容之一。自古以來人們對它不斷重復表現,中國古代文學作品中存在大量的雷雨意象,是人類雷雨崇拜的集體無意識表現。新中國十七年文藝中同樣存在大量雷電、雨水相關意象群的營造,在這里,雷雨已經不是作為簡單的環境描寫的需要,而是作為和"太陽"對立的意象,具有黑暗、懲罰、審判等內涵和象征意義,并通過對雷雨意象群政治象征的強化,傳達作家的社會情緒。所以,新中國十七年文藝對雷雨意象的引發和演繹,突出的是雷電意象的威猛、震懾的象征意義。

  請看《紅旗譜》的開篇:"平地一聲雷,震動了鎖井鎮一帶四十八村,狠心的惡霸馮蘭池,他要砸掉這古鐘了!"[3]用"一聲雷"非常巧妙暗示了馮老蘭占有四十八村公有財產的罪大惡行。在重大的悲痛面前,小說一般用"陰沉的天,雷雨大作"這樣的天象構成一種黑暗的政治象征。如《青春之歌》林紅就義前,"小俞已經意識到事情的不妙,她和道靜兩個同時哭了。夜是這樣黑暗、陰沉,似乎要起暴風雨。多么難捱的慢慢長夜啊".[4]198《呂梁英雄傳傳》第六十六回---清明節公祭烈士倍思親,在祭奠會上,人民聽著哀傷的祭文,"沉靜的場子里,立時起了一片唏噓的哭泣聲。這時天空烏云密布,冷風吹著飄灑的細雨".[5]59《平原槍聲》中馬英的妹妹被蘇金榮二當家的強奸后,"一場巨大的暴風雨來了,風卷著雨在猛烈地沖擊著這個村子,像要把這村子洗平似的,窗紙被打破了,雨點涮打在炕上,馬大娘一手抱著馬英,一手拿被單子就去堵。轟隆一聲,一個巨雷在他們的院空響起,屋里照得通亮,馬英嚇得哇哇哭起來。俗話說:巨雷報信必有災"![6]《呂梁英雄傳》第二十三回中,張老漢誘日本兵跳懸崖中,"四周一片漆黑,西北風狂吼著,把沙土往臉上橫打".[5]98《烈火金剛》第六回,史更新受傷遭到偽軍襲擊,他從來也沒有遇到過這樣的絕境,就在這個時候嘎啦……伴著一道電閃響了一聲巨雷,就象是老天和大地過不去,想要用雷電把大地撕碎,一條驚蛇似的藍綠色的光芒,從梨林內馳過,史更新看見了:看見自己是掉在一顆炸彈炸成的坑子里,看見了坑子邊沿上還躺著老人、婦女、小孩兒的尸體!他忿恨得直咬牙,心里灼起火來了![7]在這里,暴風雨、巨雷、閃電等都不是自然景物的刻畫,而是黑暗政治氣候的暗示。

  與雷雨意象相關的其他天象也在該時期作品中頻繁出現,如陰天、暴風雨等等,這其實已經不是一種普通自然現象,而是一種政治氣候的暗示。如《紅巖》的開篇:"陰沉沉的早晨",抗戰勝利紀功碑是"濃黑"的,"灰蒙蒙的霧海",長江、嘉陵江都被濃云籠罩。這樣的天象描述,已經暗示一個不平和的政治環境。《紅巖》中以天象來暗示政治環境的地方非常多。如江姐離開重慶,前往華鎣山根據地。書中寫到:"江姐離岸上船。緩步走向船頭。這時,霧散天青,金色的陽光,在嘉陵江碧綠的波濤里蕩漾"."霧散天青,金色的陽光",是對朗朗乾坤、清明太平的政治期盼,與"陰沉沉的早晨"形成強烈的對比。

  二正義與邪惡的審判

  《說文》中釋"雷","陰陽薄動,雷雨生物者也。從雨,晶象回轉形".雷是上天神靈的敲擊引發的閃電和巨響,象車輪一樣滾動,連續不斷,這便產生隆隆雷聲。比如,雷紋是夏商周青銅器上最常見的裝飾,反應當時人們對雷電的崇拜意識。其圖案以連續不斷的螺旋式的和菱形式見多,在他們的眼中雷電是持續不斷、回旋不絕的。這應當是當時人們在對雷電的長期觀察中,再加以豐富的聯想以及美化的結果。[8]

  但是,在原始社會和漫長的古代社會里,人們對雷或雷神的認識是十分有限的。雖然雷經常出現在他們的世界里,但是卻超越他們的生活,雷更像一個把控他們命運的天神。由于受到技術條件的限制,人們對于轟隆隆的雷聲、霹靂的閃電和隨之而來的暴雨感到恐懼,因為它們能夠引起火災、毀壞房屋、擊斃人畜,久而久之,人民對自然之雷和神化之雷有著特殊的景仰與畏懼、期盼與擔憂、親近與疏離等多種復雜的情感。人們認為,宇宙的最高評判者是天,它統治著人類的命運,人如果對天不敬,或是違反自然法則逆天而行,必會遭天---最高評判者的懲罰。雷聲是上天發怒的標志,雷雨的發生是上天罰懲人間的手段。古代北方少數民族對雷就十分敬畏,比如《魏書·高車傳》記述:一旦被雷擊過的住地,其住地的牲畜,家人都應該遷走、搬離,并且還要舉行祭雷儀式:"雷霆每震則叫呼射天而棄之移去。至來歲秋,馬肥,復相率候于震所、埋羚羊、燃火拔刀、女巫祝說……"[9]即使在全世界范圍內,對"雷雨"的巨大威力也具有普遍性的認知,例如《圣經》中的雷霆和洪水意象。維持天地間秩序的宙斯目睹人類的肆虐和殘暴,他決心用手中的武器---雷電懲罰人類。于是,雷霆轟擊,暴雨從天而降,不舍晝夜。大風雨的狂暴糟蹋了莊稼,摧毀了農民的希望,海神波塞冬也前來助戰,人類幾乎陷入了滅頂之災。[10]

  在先民眼中,打雷是上天發怒的標志。人們相信一旦有人做了不義之事,必遭天譴,上天會出面伸張正義,懲罰他。

  《易經·頤卦》云:"象曰山下有雷,頤君子以慎言語節飲食".

  《禮記·月令》亦云:"先雷三日,奮木鐸以兆民曰:雷將發聲,有不戒其容止者,生子不備,必有兇災".[11]

  上面的這些記載,都在表達一個意思,人一旦做了不義之事,就可能受到雷的懲罰。因此,每個人都必須在打雷之時全面地審視自己的行為,防止自己出現遭雷擊的過失。[12]明代白話短篇小說《灌園叟晚逢仙女》中花神對惡霸張委的懲罰,就是在狂風大雨中將張委和爪牙吹落進了糞窖而死。民間故事《神筆馬良》中,馬良對貪心的皇帝進行懲罰,用神筆添了幾筆風,吹來了許多厚厚的烏云,電閃雷鳴,下起暴雨,將皇帝的船沉到海底。

  久而久之,人們自然而然將雷雨和正義、威嚴聯系在起來,它儼然是天上的執法官,審視人間的一切罪惡,讓人對自我品格進行反思、對靈魂進行拷問。慢慢地,雷雨具有了道德評判者的特殊身份,成為人格力量的象征。

  做為不義之事懲罰象征的雷雨意象在新中國十七年文藝中頻頻出現,成為惡行的審判的先聲。《野火春風斗古城》楊曉東母親被捕一節中,雷雨意象與黑暗的政治環境貼切地運用在一起。首先,通過銀環的眼睛來鋪墊老太太被捕的天氣:"四周靜靜的,連個過往行人都沒有,她心里忐忑不安了。抬頭看天,天上白云鑲著黑云,漸漸把中午的太陽遮住,天陰了。""天陰了"一語充斥著低沉、壓抑、黑暗的基調,隱喻著政治風云變化的預兆。緊接著,銀環與老太太的相見:

  "離開,你馬上離開!狗東西們捕我,就是為了……"老太太話未講完,天空驟然響起一聲炸雷,一陣飽含濕氣的冷風吹過,雨唰唰地下起來。[13]

  "天空驟然響起一聲炸雷",這是帶有懲罰性的象征意象,對一個手無寸鐵的老人的囚禁與虐待,必遭天譴。在銀環與老太太進一步交談時,特務從旁經過,并大聲叫罵,文中寫到:這時天空閃過一道白光,連響兩個霹雷,屋頂被震的刷刷掉土。叫罵的特務喊了聲:"我的娘!天怒了".撒鴨子跑回走廊通道去了。雷聲過后,一陣暴雨,屋里光線更暗了。雷雨、陰暗的天氣作為民間懲罰惡行的先兆,象征政治上的黑暗世界。這些"天象"的象征與民間百姓對于"雷雨"的集體無意識認知存在某種潛在的共鳴。

  三眾聲喧嘩中天罰天譴的聲音

  新中國十七年文藝中,公眾審判,游行示威都是常見的場景,不管是審判漢奸走狗、或是惡霸地主,黑壓壓的人群、義憤填膺的口號、像春天打雷似的轟隆隆的控訴聲基本上是這一審判形式必不可少的要素。《呂梁英雄傳》第四十四回公審漢奸大會上,人群中發出一片憤怒叫喊:"打死漢奸""槍崩了!槍崩了!"《苦菜花》中地主王唯一的公審大會上,人們群情激憤,眾聲申討王唯一的罪行,最后被公開槍斃。

  《青春之歌》中林紅就義前:

  一陣急雨似的聲音……激蕩在整個監獄的夜空,"打倒反動的國民黨"!

  聲音開始是林紅一個人的,以后變成……幾百個人的了……越來越宏大。[4]223

  在《青春之歌》的結尾,林道靜走在游行隊伍中,跟著人群一起激昂的呼喊。這中間,軍警們斷續的槍聲被"狂烈的掌聲、歡呼聲所掩蓋".

  意象是原始思維中極為重要的成分,既是人們物質實踐的反映,也承載著人類在長期物質實踐中獲得的精神積累。它們為"我們祖先的無數類型的經驗提供形式。可以這樣說,它們是同一類型的無數經驗的心理殘跡。"[14]盡管它的存在,并不為人所察覺,卻一直深存在人的頭腦里,并影響著人的思維、行為方式。一旦民間意象獲得社會的普遍認可時,它在文學中便具有了可復制性的可能。雷雨作為正義與威嚴的象征,作為懲罰惡行的使者,它無時無刻不在審查著人世間的一切丑惡與罪行,一旦人間有了不公、罪行,人們感到無法救贖,它早晚會降臨人間,揮動懲罰利劍---這一切已經作為人類的一種集體無意識印在每個人心靈深處。

  狂熱的人群,憤怒的叫喊聲,像雷聲一樣石破天驚,直指革命的對象。正如黃子平所言,在新中國十七年文藝中,憤怒叫喊、雷聲的隱喻萬不可缺,正如"暴雨""潮水"等一切構成"天罰天譴"的暴力景觀。[15]

  眾聲喧嘩,是新中國十七年文藝里一個很重要的生活場面。《艷陽天》中富裕中農彎彎繞的雞吃社里公家的麥子,大腳焦二菊領著一群年輕人東奔西跑地追趕,要將這些吃公家東西的雞關起來。在彎彎繞的批斗會上大家更是七嘴八舌、眾聲喧嘩。這樣的聲音像"雷聲"一樣,是對反革命陣營的集體發聲、集體申討。以彎彎繞、馬之悅、馬大炮為代表的群體(以及背后的靠山地主馬小辮),代表了過去鄉村社會中農、富農、能人所掌控的社會秩序,馬之悅以十分自信的態度來到捉雞現場,在他的預計中,只要他一出場,幾句話就能把這群不諳世事的年輕人給打發了。自己威風也顯了,事情也完美解決了。但是,現在貌似馬之悅的話不管用了,在新的合理的社會秩序中,彎彎繞不得不向以焦二菊、焦克禮、馬翠清為代表的貧農們投降。時代不同了,新的社會秩序讓以前的弱者、被欺辱者有了發聲的機會,并且這種聲音是集體的語言:

  每個人都氣憤地喊起來,這邊一片喊聲,那邊一片喊聲,亂哄哄的。

  這排山倒海之勢改變了以往由富者主導的不合理的鄉村規則。在革命前,彎彎繞家的雞吃貧下中農的谷子,就不會引起如此強烈的不滿,更不會有這正義的、雷聲一樣的、眾聲喧嘩的申討機會。《艷陽天》的結尾,對地主馬小辮的清算更是將這種天罰天譴的政治申討推向又一個高潮:

  東山塢真的沸騰起來了,像是燒開的一鍋水。

  人們憤怒地喊著。

  ……

  人群的喊聲,又像雷鳴般地轟起來了。[16]

  批斗場中雷鳴般的喧嘩聲,可以追溯到《太陽照在桑干河上》對惡霸地主錢文貴兩口子的批斗,雖然這中間不乏民間詼諧、滑稽笑聲,但仍然難掩狂暴的批斗現場的集體討伐聲。

  榮格原型理論表明:藝術創作看起來是作家個人的事情,但是卻受到全人類集體無意識的支配;藝術活動看起來是個體自我意識的表現,其實是人類原始意象的自發顯現。所以弗萊說,文學的發展都與其傳統有關,也就是與原型有關。只是有的作品"高度傳統化",有的作品"潛在傳統化",也就是原型在文學作品中的"置換變形".沒有一種敘事是真正的飛來之物,革命敘事也不例外,其敘事也是集體無意識的產物。

  新中國十七年文藝中內蘊著一系列的民俗意象,并不是偶然的。雷雨等"天象"意象群,與革命的時代環境相聯系,象征了政治環境的特殊性,這是一種從難以計數的千百億年來人類祖先經驗的沉積物,一種每一世紀僅增加極小極少變化和差異的社會生活經歷的回聲。也就是榮格所說的原型意象。這些原型意象體現了紅色經典作家集體無意識認知,并打上了該時期鮮明的價值標準和政治印記。

  新中國十七年文藝創作年代處于歷史巨變中的轉折點,是一個激情澎湃的時代,民俗意象的借用與改寫中更加強調其政治象征含義,但是,我們知道,民間意象具有民間豐富意蘊與復雜的內涵,單一的政治象喻在某種程度上削弱了民間意象的豐富性。

  參考文獻
  [1] 弗萊。批評的解剖[M].美國新澤西州: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 1971:76.
  [2]肖向明, 楊林夕。"民間信仰"與詩化鄉村--論"土改"和"十七年"農村題材小說的民俗審美[J].楊子江評論, 2015 (1) :71-76.
  [3]梁斌。紅旗譜[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 1957:58.
  [4]楊沫。青春之歌[M].北京:作家出版社, 1958.
  [5]馬烽, 西戎。呂梁英雄傳[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 2005.
  [6] 李曉明。平原槍聲[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 1999:38.
  [7]劉流。烈火金鋼[M].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 2009:108.
  [8]李錦山, 考古資料反映的農業氣象及雷雨諸神崇拜--兼論古代的析雨巫術[J].農業考古, 1995 (3) :224-242.
  [9]烏丙安。中國民間信仰[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6:28.
  [10] 斯威布。希臘的神話和傳說[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 1977:23.
  [11]周易全書[M].北京:中國書店出版社, 2012:56.
  [12] 楊敏, 萬春。《雷雨》中的"雷雨"意象及其原型分析[J].安徽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 , 2005 (3) :44-49.
  [13]李英儒。野火春風斗古城[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 2005:223.
  [14]榮格。榮格文集[M].馮川, 譯。北京:改革出版社, 1997:226.
  [15]黃子平。"灰闌"中的敘述[M].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 2001:103
  [16]浩然。艷陽天:全三冊[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 2005:399.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重庆麻将的玩法 325棋牌游戏安卓下载 骨头汤赚钱吗 海南飞鱼彩票规律图 泳坛夺金分析技巧 黑龙江22选5大星走势图 内蒙古11选5遗漏值查询 平码怎么买 1号彩票苹果 22选5中奖规则 德国乐透彩票大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