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麻将的玩法|重庆麻将机厂
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社會哲學論文 > 對《論語》中格句和警言的誤讀

對《論語》中格句和警言的誤讀

時間:2019-08-10 09:50作者:樂楓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對《論語》中格句和警言的誤讀的文章,文革后期, 有一個"批林批孔"運動。很多人就是在那個年代, 知道了孔老夫子, 知道孔家店, 知道他的門生留下了一部代言體的《論語》。作為《四書五經》的重要組成部分, 《論語》的研究者歷代不乏其人。

  摘要:關于"生而知之"的解釋, 一度成為儒學爭議的"熱點".究其根源, 就在對代詞"之"的認知與理解上。通過《論語》中與"知之"相關聯的幾句警言的解讀, 提出"知之"與"行之"的關系, 回歸儒家的"知行"范疇與認識。

  關鍵詞:論語; 生而知之; 知行; 反思;

  文革后期, 有一個"批林批孔"運動。很多人就是在那個年代, 知道了孔老夫子, 知道孔家店, 知道他的門生留下了一部代言體的《論語》。作為《四書五經》的重要組成部分, 《論語》的研究者歷代不乏其人。見仁見智, 糾結甚多, 不足為奇。只是有幾句重要的與做人有關的警言, 在重讀經典的時代似乎有必要重新予以解讀。

社會哲學

  一、被"誤讀"的警言舉隅

  從某種意義上講, 對《論語》中格句和警言有不同理解應屬正常現象, 不同的理解有時還是對原著的豐富與完善。但無論怎樣解讀, 都不應脫離原著本義。

  其一, "生而知之":所指誤讀最深

  《論語》中, 兩處說"生而知之".一是《季氏篇》中說:"生而知之者上也, 學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學之, 又其次也;困而不學, 民斯為下矣。"1二是在《論語·述而篇》里, 孔子稱自己, "我非生而知之者, 好古, 敏以求之者也。"

  這兩句話中的"生而知之", 意思應是一致的。一個時期以來, 圍繞"生而知之"的表述, 學者們一直聚訟不休。孔子究竟是不是"先驗論者"?"生而知之"是不是像有人在文革期間所批判的"唯心主義"反動謬論?關鍵在于對"生而知之"的解讀。

  "生而知之", 怎樣理解才最貼近其本義?就字面上來理解, 自然是"生來就知道"的意思。"知道什么"?如果不明確"之"所代表的對象, 繼而將它理解為天資聰明, 用不著學習, 那就極有可能被"誤讀".一篇題為《實踐出真知---批判孔子"生而知之"的反動謬論》文章, 想必作者就是這樣理解的。"人的知識、才能究竟是從哪里來的?是先天固有, 還是后天實踐而得;是生而知之, 還是通過實踐而知之?這個問題歷來就是唯物論的反映論同唯心論的先驗論的斗爭的焦點。"[1]這可不是個別現象, 在文革期間, 可謂"家喻戶曉, 人人皆知"的通解。

  這種解讀, 將"之"之所指劃定在人類的知識、才能的范疇內, 符合《論語》原義嗎?現在看來, 不僅與原義有差距, 而且還比較大。當然, 不少學者根據自己的認識, 也做過多種解讀, 但遠遠沒有這樣的解讀影響面深廣。

  其二,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 好之者不如樂之者":所釋匪夷所思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 好之者不如樂之者。 (《論語·雍也第六》)

  通常, 這句警言譯成白話, 大多是這樣的:孔子說, "懂得它的人, 不如喜愛它的人;喜愛它的人, 又不如以之為快樂的人。"從譯文本身來講, 沒有問題。問題是這句警言所探討的是什么話題?不少人將之鎖定在學問之中, 這就難免匪夷所思。如包咸《論語章句》:"學問:知之者不如好之者篤, 好之者不如樂之者深。"[2]

  正因為有這樣的"先見", 于是乎, 孔子這一警句就被當作一個如何獲得良好學習效果的秘訣來詮釋了:以為不同的人在同樣的環境下學習, 其學習成效不一樣, 固然與其自身素質有關, 但更重要的還在于學習者對學習內容所持的不同態度或感覺。"興趣是最好的老師", 自然就成為理解這句警策的"金鑰匙".用更明白的話來講, 就是當你對某一學問產生了興趣之后, 自然會學得比別人好。

  果真如此解釋嗎?試問:"之"字代表的就一定是知識、科學和學問嗎?如果全句講的是讀書學習的話, 那么孔老夫子為何不用"學"字呢?孔子講自己"非生而知之者", 難道完全是因為他個人的"謙虛"?通觀《論語·雍也第六》整章, 都沒有討論過"學問"問題, 這種理解是不是有些牽強呢?

  其三, "民可使由之, 不可使知之":歧見源于句讀

  子曰:"民可使由之, 不可使知之。" (《論語·泰伯篇第八》)

  毫不夸張地說, 在《論語》警言解讀中, 這一句的理解可謂歧見紛呈、無出其右者。

  客觀上講, 古人寫文章、抄書, 都沒有標點, 也不去斷句。從帛書到竹簡, 再到敦煌卷子, 歷代如此。個人去讀, 各自體會, 各自解釋, 倒也沒有什么問題。宋元以后, 有了斷句, "五四"以后, 有了標點, 于是古書中出現了許多問題。同樣一句話, 同樣幾個宇, 加上一個圈, 一個逗點, 會產生不同的涵義, 引出無窮的論爭。

  "民可使由之, 不可使知之", 從漢到宋, 從小學生到老師宿儒, 都在兩個"之"字上讀斷。意義都是根據讀者自己的理解去體會, 誰也不懷疑。而梁啟超先生讀《論語》, 覺得過去的斷句大有侮辱老百姓的嫌疑, 不合孔子意圖, 重新斷句, 于是就變成了:"民可, 使由之;不可, 使知之。"再后來, 斷句再變, 又出現了新解:"民可使, 由之;不可使, 知之。"

  這些由不同的句讀產生的歧見, 是不是可以不管呢?哪一種斷句更接近孔子本意的呢?如今, 依然是"公說公理, 婆說婆理。"

  當然, 《論語》歧解或誤讀的警言決不僅僅是這幾句, 限于篇幅, 姑舉此幾例。

  二、"知之"所代, 關鍵所在

  以上選取的幾句警言都有一個共同點, 即均出現了"知之"二字。要使《論語》中這幾句警言不至于"誤讀", 弄清"知之"是非常必要的。

  "知"的意義應當怎樣明確?《說文解字·矢部》對"知"是這樣詮釋的:"知, 詞也。從口從矢。陟離切。"段玉裁在《說文解字注·矢部》中對"知"解釋為:"知, 詞也。白部曰。智, 識詞也。從白從虧從知。……知智義同。故智作知。矢, 識敏故出于口者疾如矢也。十六部。"按段氏表達:"知"與"智"共有的基礎是"識", 兩者通過"識"而聯系起來。"知"與"智"相通, 義同。

  從什么層面上去理解"知"呢?且不妨從它在《論語》中出現的頻率上進行分析。據有關人士統計[3]:"知"在《論語》中共出現116次, 有時用為"知", 有時用為"智", 分陰平與去聲。讀為陰平的"知", 作"知道、了解、懂得"、"使知道"或"知識"解, 在《論語》中約出現91次。比如"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 患不知人也'." (《論語·學而》) 讀為去聲時的"知", 就是"智", 當"智慧、見識"或"有智慧、聰明"理解, 在《論語》中出現25次。比如:"寧武子, 邦有道, 則知;邦無道, 則愚。其知可及也, 其愚不可及也" (《論語·公冶長》) .通觀整部《論語》, 除賓語前置現象之外, 作為動詞的"知", 后面一定會跟上一個名詞或代詞。"知之"中的"之"就是代詞, 是"知"的賓語。

  那么"之"應代表什么呢?《論語》中既有"知命""知德""知生""知死""知樂""知父母之年"等零星表述;亦有"知人"與"知己"的句子;而頻次最高的名詞賓語, 則是"知仁"和"知禮"的章句。由此可見, 《論語》討論的內容, 主要是關涉人的安身立命、德性修養、生存智慧問題, 無論是"生而知之"所指, "好之""樂之"所稱, 還是"由之""知之"所代, 顯然是在有關"做人"的問題上, 不太可能忽然冒出一個"學問"問題。

  況且, "生而知之"這個"生"字也并非單指"出生".甲骨文字中的"生", 其形上為初生的草木, 下為土地面或土壤, 本指草木滋長, 從土里生長出來。《說文》中的"生", 為進也, 象草木生出土上。《廣雅》中的"生", 乃出也。《廣韻》里的"生", 即生長也。聯系"生而知之"、"學而知之"、"困而學之"、"困而不學"上下四種情況來看, 這"生"字并不是唯一指稱人的出生, 亦可指生長 (成長) 的過程。體會一下"道生一、一生二, 二生三", 將"生"理解為"生長 (成長) "似乎更為恰切。

  三、仁之"知"與仁之"行"

  既然"之"代表著做人的問題, 理應該有一個比較具體的"指代", 這就是"仁".在孔子的學說里, "知"與"仁"關聯度極高, 兩者之間結合緊密。比如:"擇不處仁, 焉得知?" (《論語·里仁》) "仁者安仁, 知者利仁。" (同上) 可見"知"的對象就是"仁", 聯系起來就是"知仁".

  何謂"仁"?"仁"者, 二人也。說的就是人與人之間的人際關系, 就是正確的"為人之道".它不是通過學習而掌握的某種知識或技能, 而是伴隨人的成長和生活閱歷的豐富而知曉的。就其內容而言, 集中反映在家庭層面、社會層面和個體精神修養層面上。

  就家庭層面而言, 最能體現對"仁"之知的內容是孝悌。子曰:"弟子, 入則孝, 出則悌, 謹而信, 泛愛眾而親仁" (《學而》) .他的學生有若感悟出其中的真諦就在于"君子務本, 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 其為仁之本與!" (同上) 因此, 知孝悌者可謂知"仁之本".

  就社會層面而言, "仁"又體現為"務民"與"知人".如, 子曰:"務民之義, 敬鬼神而遠之, 可謂知矣" (《雍也》) .至于"知人", 即為"舉直錯諸枉, 能使枉者直" (《顏淵》) .從《論語》話語體系來看:"務民"與"知人"皆是"愛人"的具體表現。

  就個體精神修養層面而言, "仁"更多地體現在主體境界的逐步提升上。人們耳熟能詳"知之者""好之者""樂之者"的說法,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 好之者不如樂之者" (《雍也》) .懂得"仁"僅僅是起點, 更重要的是愛好它, 并將之視為人生快樂的源泉。達到"樂之"方能進入真正最高境界。不過, "知之""好之""樂之"既是"知"范疇, 亦是"行"的內涵, 顯示了知行的不可分割, 猶如王陽明所言:知行不可分作兩事。

  仁之"知"必須配以仁之"行".在"行"與"知"的關系上, 孔子似乎更重視的是具體的行動過程, 他講:"行有余力, 則以學文" (《學而》) , 這里的"文"就是"六藝"中的兩項:禮和樂。他要求先行后學。只有行動了, 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

  同時, "知"與"行"都必須著力于"仁"."仁道"才是最終目標。從"知仁"再到"行仁", 既是一個由理論再轉化為實踐的過程, 也是一個巨大的飛躍。因為"仁"只能通過人的社會行動才能得弘發, 即所謂"人能弘道, 非道弘人" (《衛靈公》) .可見, 在關于"仁"的知與行上, 孔子持有知難行更難的觀念。

  通觀整部《論語》, 不難發現:孔子把"行仁"的實施既看作是一個過程, 也看作是境界。"修己以敬"是"行仁"的開端, 也是基礎;隨后"修己以安人", 最后"修己以安百姓" (《憲問》) ."修己以敬"作為基礎, 具體表現為"言必信, 行必果" (《子路》) , 是于己之行;而"修己以安人"關涉人際:"宗族稱孝焉, 鄉黨稱弟焉"和"行己有恥, 使于四方, 不辱君命" (同上) , 是于國家之行, 是高一級的層次;而"修己以安百姓"就是"博施于民而能濟眾" (《雍也》) , 是于天下之行, 此行"堯舜其猶病諸!" (同上) , 當是行的最高層次。

  總而言之, 《論語》中關于個體的仁之"知", 有四種情況:"生而知之""學而知之""困而學之"與"困而不學".生長 (成長) "知仁"是第一流的;通過教育學習而"知仁"是第二流的;碰到困難或困惑才學習才懂得仁的是第三流的;遇到困惑還不去了解"仁"的就最糟糕了。而仁之"行"卻有三個不同的境界:"知之"境界、"好之"境界和"樂之"境界。而作為"為政"、教化社會層面的"仁道"之"知"與"行", 則應遵循老百姓的"心性", 順勢而為, 也就是治民者先正其身, 求諸己, 以引導民眾;不能一味強力推行, 這就是"民可使由之, 不可使知之"所包蘊的意義:出自內心的"仁"才是"仁道", 靠外力推行是做不到的。

  四、"仁"之知行與個體的反思

  孔子把施"仁"于天下作為最高目標, 將人的內在求知與外在行為協同起來, 是知行的統一論者。《論語》及孔孟儒學之"仁" (仁道) , 其本身具有豐富的內涵, 加之解讀上的差異, 何謂"仁"的問題, 始終是"儒學"熱議的話題。就筆者的理解, "仁"既是知行關涉的對象, 也是檢驗知行的標準。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是"克己", 二是"恕人".兩者相輔相成, 相得益彰。

  什么是"仁"?在《論語》中可找到答案:"顏淵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為仁。一日克己復禮, 天下歸仁焉。為仁由己, 而由人乎哉'?"孔子非常明確地講:克己復禮為仁。"克己"就是約束自己, "復禮"就是恢復禮樂制度。"克己"是手段;"復禮"是目的。"克己"是對內, "為仁由己", 層層向內轉;"復禮"是外在, 是仁的外在表現方式。天下人都能用"禮"來克己, 天下就達到了"仁"的境界。

  什么是"恕"?《說文·心部》:"恕, 仁也。""恕"為"如""心", 形聲字, 從心, 如聲。"如"為依照、遵從;"心"為內心、心情。"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 (《論語·衛靈公》) "恕"字是一個人終身需要踐行的。還有一處與此類似:"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曾子曰:'唯。'子出, 門人問曰:'何謂也?'曾子曰:'夫子之道, 忠恕而已矣'." (《里仁》) "恕"也好, "忠恕"也好, 強調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原則。

  無論是"克己", 還是"恕人", 或是孔子所言"躬自厚而薄責于人", 無不涉及到個體的"自省", 用現代的話語來講, 就是"反思".如果說人立于世, 所有的活動概括為"知"與"行"的話, 推動二者并協調或提升的根本路徑, 就是個體的"反思":責人之心責己, 恕己之心恕人。《論語》通篇, 都在反復探討著這個問題。

  "克己"首先是對自身天然欲望的自覺警醒與反思。朱熹解"克己復禮", 其言曰:克是克去己私。己私既克, 天理自復, 譬如塵垢既去, 則鏡自明;瓦礫既掃, 則室自清。又曰:天理人欲, 相為消長, 克得人欲, 乃能復禮。要將打掃清潔衛生一樣, 時刻警醒自己, 才能算是"克己".

  "克己"其次是排除身上的形形色色的精神干擾。"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 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 (《論語·學而》) 這種內心的檢視是很不容易做到的。王陽明有云:"破山中賊易, 破心中賊難。"克己就是要滅此心中之賊。

  "克己"還是一種是自我的激勵與鞭策。怎樣做到克己, 孔子還有幾句經典的話語:"非禮勿視, 非禮勿聽, 非禮勿言, 非禮勿動。"就是說, "不符合禮的事, 就不要去看、不要去聽、不要去說、不要去做。"但僅僅是這樣, 還是不夠的, 還就做到:"見賢思齊焉, 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論語·里仁》) 用現在的話來講, 就是:"見到賢人, 要向他看齊;見到不賢的人, 要反省自己。"找出差距, 迎頭趕上。這沒有個體的反思運行, 這一切能做到嗎?

  "恕人"也需要從反思入手。"如""心"之為"恕", 就是用"我心"以鑒"他心", 用"他心"衡量"我心".其基礎性前提就是反思。"恕"是一種解人意、通情理的舉動。以己度人, 換位思考, 用自己的心去推想別人的心, 能夠站在他人立場為他人著想。如此, 就能多一份寬容, 多一些寬恕。人與人之間關系處理得好與不好, 缺乏反思的人總是把責任推在別人身上;而具有反思能力的人則是從自己身上找原因。這種差別在孔子看來, 是"君子"與"小人"的差別:"君子求諸己, 小人求諸人" (《論語·衛靈公》) .怎樣做到"恕人"呢?

  首先是反思自己好惡。"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 (《論語·顏淵》) 自己不喜歡的, 就不要強加給別人。饑寒是自己不喜歡的, 不要把它強加給別人;恥辱是自己不喜歡的, 也不要把它強加給別人。將心比心, 推己及人, 從自己的利與害想到對別人的利與害, 多替別人著想, 這是終生應該奉行的原則。其次是反思自己的追求。"夫仁者, 己欲立而立人, 己欲達而達人。能近取譬, 可謂仁之方也己。" (《論語·雍也》) 自己有所求, 那么, 按照"恕"的原則, 也應幫助他人實現這個愿望。此外是反思自己對人對己的態度。"不遷怒, 不貳過" (《論語·雍也》) , 也就是既不將對此的怒氣轉到對彼的頭上, 也不重犯同一種過失。要做到這兩點, 沒有良好的修為做不到;沒有個體的反思同樣做不到。

  需要指出的是, 孔子在知行及其反思問題上反復強調"信心".冉求曾對孔子說:"非不說子之道, 力不足也。" (《雍也》) , 孔子回答:"力不足者, 中道而廢。" (同上) , 指出反思不夠, 定力就不夠, 信心就不足, 就會勞而無功、半途而廢;同時重視"思考" (反思) 環節。孔子曰:"君子欲訥 (謹慎) 于言而敏于行" (《里仁》) , 行動要快, 而表達需要慎重。"為之難, 言之得無讱 (慢而慎) 乎?" (《顏淵》) 所以人應該"恥其言而過其行" (《憲問》) ;此外還要觀察人的"過錯"和對待"過失"的態度。"視其所以, 觀其所由, 察其所安。人焉蝆哉?人焉蝆哉?" (《為政》) ."子曰:'人之過也, 各于其黨 (類型) .觀過, 則知仁矣'."一個具備反思能力的人不會總是犯錯。觀察"過錯", 不僅可知道他有沒有仁德, 而且通過它可以看到其"反思"水平和"仁"的境界。

  參考文獻
  [1]常庚秀。實踐出真知--批判孔子"生而知之"的反動謬論[J].廣西大學學報, 1973, (3) .
  [2] 馮伯林注。四書五經[M].沈陽:萬卷出版公司出版, 2011.
  [3]趙星, 劉寧靜, 等。淺談〈論語〉中的"知"[J].語文學刊, 2010, (1) .

  注釋
  1 見楊伯峻《論語譯注》, 北京中華書局, 1980年版。后面所有《論語》原文均引自此書, 不再一一注明。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重庆麻将的玩法 快乐10分秘籍 太原市双色球彩票中心 快乐10分开奖5237 左岸春风微信码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4种乒乓球发球技术图解 郑州彩票大奖 手机微赚钱方式 白小姐一码中特玄机图 排列三2元走势图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