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麻将的玩法|重庆麻将机厂
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工程師論文 > 明清“士商互動”對嶺南私家園林風格的影響

明清“士商互動”對嶺南私家園林風格的影響

時間:2019-08-21 14:14作者:樂楓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明清“士商互動”對嶺南私家園林風格的影響的文章,在中國古典園林史上,商業文化與園林文化并不是從一開始就有緊密關聯。到了明清時期,二者之間的關系才呈現出嶄新的特點,隨著商業貿易的飛速發展,中國社會經濟達到空前繁榮。

  摘要:明清時期隨著商品經濟的發展, 士與商階層打破彼此間的隔閡, 逐漸產生互動, 引發了社會結構和文化方面的巨大變革。嶺南因地理位置的優勢, 在對內對外的商業貿易中扮演著重要角色, 因此士商互動現象更為明顯也頗具特色。文章從士商互動的角度出發, 選取以文人園林為代表的蘇州園林和以商賈園林為代表的揚州園林作為參照目標, 將二者與嶺南地區私家園林風格進行比較, 以期發現士商互動現象對嶺南私家園林風格形成的影響, 從而更好的理解社會和文化以及思想對中國古典園林的深遠影響。

  關鍵詞:士商互動; 嶺南園林; 園林風格; 明清時期; 比較分析

  Abstract: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commodity economy in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the scholar and businessman classes broke the barrier between each other and gradually interacted with each other, which led to tremendous changes in social structure and culture. Because of its geographical advantages, Lingnan area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domestic and foreign commercial trade, so the phenomenon of interaction between scholars and businessmen is more obvious and quite distinctiv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interaction between scholars and businessmen, this paper selects Suzhou gardens represented by literati gardens and Yangzhou gardens represented by merchants gardens as the reference objects, compares them with Lingnan private gardens, in order to find out the influence of interaction between scholars and businessmen on the style of private gardens and to understand the influence of society, culture and ideology on Chinese classical gardens.

  Keyword:

  scholars and businessmen interaction; Lingnan garden; garden's style;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comparative analysis;

  在中國古典園林史上,商業文化與園林文化并不是從一開始就有緊密關聯。到了明清時期,二者之間的關系才呈現出嶄新的特點,隨著商業貿易的飛速發展,中國社會經濟達到空前繁榮。商業發展的背后是新儒家對"治生"理解的改變,打破了傳統四民等級身份的界定,尤其是士和商階層之間的隔閡,余英時先生將這一社會轉變總結為"士商合流與互動"[1].士商互動現象的出現使得中國上層精英文化和世俗文化發生了交流與融合,促進了儒學的社會化轉向。這一時期,一批具有文化修養和人文情懷的商賈人士以前所未有的熱情和力度全身投入到私家園林的建造中,從而使明清時期園林文化中士商互動的現象蔚為大觀。中國古典園林作為風雅文化的杰出代表,在風格上受其主人文化背景、審美情趣及地域文化、社會經濟的影響,士商互動現象的興起必然對園林風格產生深遠的影響。

  一、中國私家園林的源流

  私家園林是中國古典園林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因為其私有屬性,私家園林對社會文化的反映較皇家園林和寺廟園林更為客觀。中國私家園林的文化和精神內核在先秦就已萌發形成,但真正出現園林實體卻相對較晚,最早的記載是在漢代[2],絕大多數私家園林是由文人士大夫所建。魏晉南北朝時期,尖銳的政治斗爭對士人階層產生了嚴重的精神威脅,很多士人在看到自己的政治抱負無法實現的情況下由仕轉隱,轉而向山林田園尋求慰藉,因此在這一時期隱逸文化非常興盛,而這種玄學和隱逸思想作為中國文人私家園林的主題經久不衰。

  進入隋唐之后,國家開始實行科舉制度以取士,統治者所表現出的求賢姿態,使得整個士人群體中開始形成一種入仕的潮流,大量的士人開始參與政治。政治上的統一為整合儒、釋、道三家思想提供了必要的社會條件,文化思想的整合促使文人士族特別是隱士群體在思想上逐漸由完全的出世轉向徘徊于隱與仕之間。深受儒家"內圣外王"思想影響的文人士族在隱與仕之間波動,致使這一時期的思想觀念完全傾向于儒家的隱逸觀,這種儒家的"邦有道則現,邦無道則隱"的隱逸觀和"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的人生準則奠定了此后文人園林的基調,園林成為了不得志的文人士族可以修身養性的"孔顏樂處",意境的營造與追求成為這類園林的主要功能。

  明清時期,隨著商業貿易的興盛和發展,私家園林的發展進入了全盛時期,寫意抒情成為這一時期的園林風格。"園景仍以天然景觀的趣味為主,并多利用文學手段豐富園林的內涵,使之充滿詩情畫意。"[3]在文人園林興盛的同時,許多商賈巨富也開始建造園林,尤以江南揚州地區徽籍鹽商所建的園林為代表。明清時期的私家園林,無論是文人園林還是商賈園林,都融入了更多的社會化功能,或是文人雅集、聽戲之場所,或是應酬宴游之所在,均已與先前修身養性的隱逸之所漸行漸遠。

  二、士商合流與互動

  1.士商互動現象的出現

  明代中期以來,商業較以往有了更大的發展,傳統的"士、農、工、商"四民秩序已漸坍塌,商賈地位逐漸上升,王明陽的"古者四民異業而同道"1、沈垚的"古者四民分,后世四民不分"2,即對此社會現象的描述。

  在中國傳統經濟思想中,"重農抑商"一直是重要內容,歷代也一直將之奉為基本政策。"重農抑商"政策與其說是一種經濟政策,不如說更多的是社會政策。這一政策更注重對商賈社會地位的打壓,在社會中形成"賤商"的思想,即便是在明初,"賤商"也曾一度為統治者所提倡。進入明代中期以后,隨著商業的迅猛發展,商品流通加快,商稅也隨之提升,統治階層意識到商業發展帶來的巨大益處,遂逐漸調整政策用以促進商業的快速發展。至清朝康熙年間,清政府更是提出了"利商便民"的口號,鼓勵更多的人從傳統的"重農抑商"觀念向工商業認識轉變。

  自明代以來,隨著科舉取士競爭的日益激烈與"業儒成本"的提高,成為迫使讀書人棄儒從商的重要社會原因。而明清新儒學的社會化轉向則為士人轉而從商提供了理論支持,明清時期的儒家已不再談"治生"而恥,反而強調男子要以治生為急,強調士人在經濟生活上要有獨立的保障。無論這種思想是為社會現實所逼迫而產生的與否,這些觀點的出現確實使得商賈的社會地位發生了重大改變,商賈的社會價值也得到了肯定。此外,捐納制度的出現、應試登第政策的變化也使得商賈向儒生轉變成為可能,商賈可以通過捐納得到功名,商賈子弟可以通過讀書科舉而入仕。

  這種士商階層之間的溝通與換位改變了傳統的社會結構,精英文化與世俗文化再次進行了密切的交流,促進了儒學的轉向,出現了士人"商賈化"和商賈"士人化"的社會現象。

  2.明清時期商幫文化興起

  明清時期隨著商業經濟的飛速發展,地方商幫開始興起。這一時期出現了一些不乏社會影響力極大的商幫,最具代表性的如晉商、徽商、粵商等。由于各商幫從商的原因有所不同,所處的地域文化氛圍也各不相同,在歷史發展進程中逐漸形成了各自的商業文化和倫理精神。

  山西地區有著悠久的經商傳統,其歷史可追溯至春秋戰國時期,悠久的傳統使得山西崇商的風氣濃厚,認為經商優于入仕,"山右積習,重利之念甚于重名。子孫俊秀者多入貿易一途"3.由于當地人才大多"學而優則賈",晉商血脈里承載著重商與重文的雙重傳統。晉商商幫特點既有吃苦耐勞、堅韌不拔的黃土文化,又有勤勞節儉、誠信無欺的儒家倫理。

  明清時期的徽商是另一支龐大的商幫集團。徽州地區自古有著深厚的儒學文化傳統,在這種文化氛圍中,徽商"雖未賈者,咸近儒風"4.一方面,一部分徽商通過捐納獲得生員資格進而步入仕途,身兼士商雙重身份;另一方面,大力培養子弟讀書,進而參加科舉而入仕,明清時期許多徽州籍官吏都出身于商賈子弟。由于徽商"賈而好儒",因此徽商商幫的特點是由儒道引申出的商業倫理道德,如誠信第一、以義為利等,并逐漸發展成為徽商例行的行為規范。

  粵商的崛起和發展主要在明嘉靖中期以后。粵商的興起除了廣東悠久的商業傳統之外,明清政府對當地實施對外貿易的特殊政策也是重要因素,致使廣東"民之賈十三,而官之賈十七"5.明清時期粵商在商業經營中所表現出來的商業倫理道德仍以信義、仁厚、以義取利為正統。與晉商、徽商相類似,粵商中"儒從商者為數眾多",而且粵商中亦多有商賈子弟讀書修儒以求仕進的[4].

  綜上所述,晉、徽、粵三大商幫均帶有各自濃厚的地域文化特點,但在士商合流現象上卻有著極為相似的特點。也正是在此特定社會環境中士商家族所接受和表現出來的文化特點,充分體現了明清時期"義利合"的新義利觀。這種新義利觀使得人們對私家園林的審美情趣、使用功能、風格塑造和思想表達都產生了潛移默化的影響。

  三、明清時期的嶺南私家園林風格

  1.嶺南私家園林與江南私家園林

  江南園林受傳統的儒、釋、道文化影響很大,特別注重造園的完美性,一直注重經營、改進園林的布局和景觀藝術效果。而嶺南園林受商業實利思想的影響,強調生活的跟進性,園林布局和造園立意受某一階段的社會思想潮流影響很大,因此園林的變動性較大,故造園不強調盡善盡美和精雕細琢。嶺南私家園林與江南文人士大夫園林相比,世俗功用的審美觀念表現得更為強烈濃郁,嶺南私家園林更注重生活享受,而江南私家園林更注重文化享受[5].

  (1) 清雅的文人園林。江南的文人園林通常是住宅的延伸部分,處于鬧市之中,鬧中取靜卻能自成一統。園主人在現實與理想、局部與整體之間尋求寫意和模仿自然之間的平衡[6].園林中由假山、水池、林木構成園林的主景,自然山水的意味較為濃重,符合了文人修建園林以寄情山水、退隱山林的心理需求。

  文人園林的整體色調以淡雅清秀為主,給人一種寧靜清幽的感覺。如蘇州留園的中部景區就很好地營造了這樣的氛圍,不但建筑色調淡雅,同時與周邊的山水、石樹融為一體,形成詩情畫意的境界。此外,文人園林的布局較為含蓄,柳暗花明、曲徑通幽是其最大的特征。蘇州留園的入園處,小弄的運用使得景觀被拉長,這是對園林藏景的極佳闡釋。這種"欲揚先抑、欲露先藏"的布景手法體現了園林主人追求幽靜、隱逸,低調內斂的文化特質 (見圖1) .

  圖1 淡雅清秀的蘇州留園內景  

  (2) 華麗的商賈園林。與文人園林恬淡古樸的風格不同,商賈園林色彩艷麗、雍容華貴。清代王士禛形容商賈園林的代表---揚州園林"富家巨室,亭館鱗次,金碧輝煌"6.揚州瘦西湖地區聚集了許多園林建筑,其中的五亭橋、熙春臺更被描述為"金碧丹青,備極華麗".比起文人園林喜靜且"獨善其身"來說,商賈園林則顯得愛扎堆、喜歡熱鬧、喜歡選擇交通便利之地。如揚州的商賈園林大多沿運河及其分支河道而建,且經常以園林群的形式出現。這是因為商賈園林的主要功用更多的是為了宴游交際、結識官宦,而個人的修身養性功能已經退而求其次了。商賈園林建筑形式多為層層疊疊、參差錯落、連成一氣,所占空間較大,顯得氣勢非常宏偉。如揚州個園的抱山樓為七開間建筑,其龐大的體量已經蓋過了園林山水本身。商賈園林在景觀塑造中人為的痕跡更重一些,更追求恢宏氣派的園林風格,這與文人園林所追求的自然山水意趣大相徑庭 (見圖2) .

  圖2 揚州個園內氣勢恢宏的抱山樓  

  (3) 實用的嶺南園林。嶺南園林的主流代表是廣東珠江三角洲的古典園林。由于臨海之利和通商口岸的歷史,嶺南地區商品經濟發達,嶺南園林深受商業實利的影響,講究經世致用。在園林空間布局上,"庭園"是嶺南地區的主要園林形式,一般是以建筑為主體圍合園林空間,園林空間狹小且夾雜在建筑之間,以區別于江南以自然空間為主的園林。不同于江南文人雅士借助于自然山水造景表達出的"隱逸"與"出世"的思想,嶺南園林主人更傾向于把生活區和園林區合二為一,緊密相連,把生活園林化,把園林生活化、實用化。在日常起居中,享受園林之美,體味安然閑適之趣。受當地繪畫及工藝美術的影響,嶺南園林建筑色彩較為濃重,并善于充分利用當地材料,在園林建筑裝飾上運用磚雕、陶雕、灰塑等民間工藝,裝飾雕刻題材多為耳熟能詳的傳說故事和花鳥蟲魚,平易近人,擁有較強的世俗性與民居性,少了江南文人園林超脫世外和寧靜淡雅之感。實用主義是嶺南園林的一大特色,嶺南園林既不是文人精心構造的精神享受之地,也不是商賈巨富用來交際應酬的富麗堂皇之所,嶺南園林更為入世、務實、生活化,這與嶺南地區重商、實際、功利的文化特色有很大關系 (見圖3) .

 

  圖3 廣東可園內景  

  2.明清時期嶺南私家園林風格

  明清時期的江南還是以農業為主的經濟發展模式,然而嶺南特殊的外貿政策使得其自然經濟迅速向商品經濟過渡。于是,作為經濟發展產物的私家園林風格和當時商業活動興盛、士商合流互動產生了密切的關系。開放、靈活、務實的商業活動也催化著嶺南園林文化適應性創新。嶺南園林不同于江南園林的迂回曲折,園林常采用自然均衡的規則幾何形式布局 (見圖4) .現存的嶺南四大園林雖然都為文人士官所建,而且都采用簡單功能性的幾何平面,這種設計不僅因為建筑圍合園林形成"庭園"空間,幾何式的空間布局還體現了園主人的文化品格和精神內涵,體現了追求心靈內在的秩序,關心和需要的是現實和身心的體驗,在園林的營造上吸取了一些西方幾何式造園手法,這種西方幾何式園林帶有極強"入世"精神的園林風格被嶺南園林所普遍借鑒,這種現象并不是偶然的,而是建立在自覺價值觀認同基礎之上的[7].

  圖4 嶺南園林規則的幾何式布局  

  在造園活動中,嶺南私家園林從實際出發,更加注重園林的實用性和交際性。園林建筑通透輕巧,格局便捷曠朗,能很好適應當地潮濕悶熱的氣候。園林中水榭、船廳、水樓依水而筑 (見圖5) ,能達到迅速降溫且觀景位置優越的效果。園林植物多采用嶺南當地的花卉和果樹,既可觀賞、遮蔭又可食用,具有很高的實用價值。建筑裝飾上廣泛使用嶺南民居的"三雕"、"三塑"及彩畫 (見圖6) ,題材帶有濃郁的民居氣息,充分融入了普通民眾的藝術追求和審美。嶺南園林的園景自然實在,裝飾平和通俗,注重園林的經濟實用性,在園林空間上,將日常功用與賞心悅目有機地結合起來,達到了雅俗共賞的境界。

  圖5 可園臨水建筑  

 

  圖6 清暉園建筑裝飾藝術  

  (1) 嶺南私家園林與江南私家園林主人身份的不同與轉變[8].園林作為精神慰藉的產物,起初多為文人士大夫所建。以蘇州地區為例,清中期之前,私家園林主人多為被貶官員或辭官歸鄉之人。如滄浪亭的主人蘇舜欽為北宋詩人;拙政園的第一位主人王獻臣原為御史,后罷官而歸,回鄉建園;留園的主人徐泰時曾為太仆寺卿;網師園主人則為南宋侍郎史正志退居后所建。自清朝中后期開始,商賈巨富開始躋身園林主人群體之中,如拙政園西部補園即為商人張履謙所建。揚州私家園林的主人多為商賈巨富,多由寓居揚州的徽籍鹽商在城市中興建。商賈私家園林的出現有多種原因,一方面是為了結交權貴、奉迎官府,或是為了結交文人、讀書治學等社會活動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部分商賈本身好儒。商賈園林的出現雖然存在著模仿和攀比的因素,但從中也可以看到當時商賈巨富中不乏好儒喜文者,或是商賈本人,或是家族中有棄商從儒者,這也是當時社會士商合流現象的體現。這一時期的嶺南地區,也有許多家族在大舉興建私家園林,如現存的嶺南四大名園---梁園、余蔭山房、可園和清暉園,均建于清朝中晚期,而這四座園林的主人均曾進身仕宦,但梁園的主人梁藹如的父兄又曾以經商養家,可園的主人張敬修是通過捐納為官入仕的。由此可見,嶺南私家園林的主人雖多為文人士族,但卻多為當時社會士商合流而成的新型社會成員。

  (2) 私家園林功能的轉變。私家園林最初是由文人士族因現實生活不如意向往隱逸生活而建的,當時園林的功用也是以精神文化追求為主,其文化特質受到儒、釋、道三家思想的影響。私家園林作為文人士族退隱居住的場所,主要是日常的讀書品茗、撫琴對弈所在,園林主人在園林中進行的活動也均是修身養性的行為。園林景觀的設計與布置受儒家思想的影響,講究寓情于景,情景交融,寓意于物,以物比德,注重意境和韻味的營造。此時,園林景觀的設置不僅僅單純是物質創造的結果,更重要的是要在欣賞景觀過程中能引發情思神韻,已然成為文人士族理想人格的象征。在園林中,山水、花木以及建筑的形態本身并不是造園的目的,而由它們所傳達或引發的情韻和意趣才是最根本的。蘇州園林中的文人園林多屬此類,如拙政園名字的由來就反映出園林主人隱退民間、潔身自好的生活追求。

  到了明清時期,文人園林也逐漸開始成為文人雅集、欣賞戲劇的場所,市井趣味逐漸滲入士隱文化之中,社會化傾向日漸明顯,文人園林也不再似之前"獨善其身"的清幽環境。"娛于園"取代"隱于園"[9],園林的娛樂社交功能得到提升。揚州眾多私家園林為徽商所建,許多徽商本身就是文人,由于習慣同文人往來,如"揚州詩文之會,以馬氏小玲瓏山館、程氏筱園及鄭氏休園為最盛。"7園主人通過以文會友、結交文人雅士,使揚州園林提高了自己的知名度與社會地位。揚州商賈園林除了具有文化韻味和雅致風情外,還多了幾分奢華之感。揚州眾多湖上園林是應清乾隆皇帝六次南巡而建造,成為接納官府、宴游應酬的場所。并將金陵、蘇杭等地的名勝景點加以移植,使得揚州湖上園林蔚為大觀。許多園林也曾被乾隆皇帝臨幸御覽而賜名,如趣園 (原名黃園) 、倚虹園 (原名大虹園) ,徽商園主人也因此受到皇帝青睞嘉獎,因而走上仕宦道路,為自己贏得了更大的商業利潤[10].

  雖然嶺南大部分園林為文人所建,園林風格卻不乏商人性格。如清末舉人鄰彬建造的余蔭山房,玲瓏水榭八面環水,水榭按"憑虛敞閣"的手法,把外墻處理成八面瓏玲 (見圖7) ,東北處還建有精致小巧的孔雀亭,珍奇禽類增添了娛樂性。順德清暉園的園林由入口進庭院,空間呈現出豁然開朗之感,水面碧波蕩漾,并采用了西方引進的彩色玻璃,建筑裝飾紋樣豐富 (見圖8) .嶺南地區的一些商賈園林如清代廣州海山仙館,不僅是園林主人富商潘仕成用來宴請四方達官貴人、外賓商旅的場所,也是當地官府活動的主要場所,主人還定期舉辦龍船暢賞等文娛活動 (見圖9) .這些都充分證實了明清時期"娛于園"逐漸取代傳統的"隱于園",尤其是在明清時期"士商互動"現象的出現,使得私家園林文化中傳統的清高、隱逸思想和意境越來越趨于淡薄,具體特點見表1.

  表1 明清時期嶺南私家園林和江南私家園林主人身份與園林特點比較

  圖7 余蔭山房玲瓏水榭 

  圖8 清暉園的彩色玻璃  

  圖9 19世紀廣州行商潘家花園《海山仙館》  

  在中國私家園林的歷史發展過程中,隨著園林功能的不斷轉換以及新功能的不斷增加,使文人園林的社交化傾向逐漸加強。"士商互動"影響下的新園林觀日漸形成,在嶺南地區,靈活多變、經世致用的生活化園林成為主流。

  四、結語

  從明清時期園林主人身份的變化和園林風格的轉變來看,士人階層和商賈階層已開始漸漸融合,士人"商賈化"和商賈"士人化"的社會現象在園林文化和活動中開始有所體現。文人園林中社會活動內容開始增多,而商賈園林或因附庸風雅,或因個人好儒,這本身就是士商合流的體現。只是士商兩個群體的文化特色,如清凈淡雅的文人園林所體現的精英文化與奢華功利的商賈園林所體現的世俗文化,各自之間依然存在著明顯的區別,但這種變化所反映出的融合趨勢是不容置疑的。

  江南地區的文化傳統素來深厚,江南私家園林也成為文人園林風格的代表。明清之后,江南私家園林中商賈巨富所建的園林逐漸增多,雖然江南儒商頗多,有一定的學識修養,但從園林風格所反映的文化特征來看,士商之間的交流并未完全暢通,各自的特征仍然十分明顯。

  相比之下,明清時期嶺南地區的園林風格則更為經世致用。從士人文化特色角度看,其所體現的"義利合"儒商思想更接近于大眾文化認知,并且符合明清時期商品經濟的發展趨勢。從商賈文化特色角度來看,嶺南園林所體現的實用性、務實性、世俗性與其悠久的商貿經濟關系緊密。總的來說,嶺南私家園林在士商兩個階層中的文化融合程度比江南私家園林要高,在文化認同感上,嶺南的文人與商賈具有更好的溝通融合基礎。可見,園林藝術中的士商互動、進而合流、融匯的局面對研究嶺南古典園林的歷史流變影響深遠。

  參考文獻
  [1]余時英。現代儒學的回顧與展望[M].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2004.
  [2]黃曉, 程煒, 劉珊珊。消失的園林:明代常州止園[M].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 2018:3.
  [3]曹林娣。中國園林文化[M].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 2005:119-120.
  [4]張明富。"賈而好儒"并非徽商特色:以明清江浙、山西、廣東商人為中心的考察[J].中國社會經濟史研究, 2002 (4) :10-18.
  [5]文佳, 崔木揚。淺析嶺南文化與嶺南造園藝術[J].嶺南文史, 2010 (3) :55-60.
  [6]武金勇, 李杰, 楊芳。極簡主義藝術與當代園林景觀設計的思辨[J].天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18, 20 (1) :66-68.
  [7]劉太雷。嶺南古典園林建筑布局和裝飾的市井化取向[J].裝飾, 2007 (2) :96-97.
  [8]張曉冬。江南私家園林與嶺南園林風格影響因素之比較[J].思茅師范高等專科學校學報, 2008 (2) :74-77.
  [9]周維權。中國古典園林史[M].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 1999:335.
  [10]關傳友。從《揚州畫舫錄》看徽商在揚州的造園活動[J].黃山學院學報, 2003 (4) :61-64.

  注釋
  1 參見王陽明《節庵方公墓表》。
  2 參見沈垚《落帆樓文集》。
  3 雍正二年 (1724) 山西巡撫劉于義奏折。
  4 參見戴震《戴震集》。
  5 參見屈大均《廣東新語·事語·食語》。
  6 參見王士禛《東園記》。
  7 參見李斗《揚州畫舫錄·卷八》。

相關文章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重庆麻将的玩法 内蒙古11选5开奖规则 老快3走势图 大富翁棋牌游戏下载安装 _澳门百家乐玩法 1000炮李逵劈鱼网络版下载 淘宝快3属于什么意思 多乐彩开奖结果江西 黑龙江十一选五技巧 快乐12任选三的技巧 pc蛋蛋28走势图应该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