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麻将的玩法|重庆麻将机厂
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法律論文 > 大數據背景下個人信息保護制度的不足與完善

大數據背景下個人信息保護制度的不足與完善

時間:2019-08-12 11:21作者:樂楓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大數據背景下個人信息保護制度的不足與完善的文章,互聯網具有改變世界的力量。從人類揭開使用互聯網的序幕開始, 到大數據時代的幕布正式拉開, 社會文明的飛速發展離不開信息技術的創新與應用。大數據時代的到來為社會經濟注入了活力, 全新的商業機遇使得不同的經

  摘要:科技的發展為個人信息賦予了巨大的價值, 大數據的分析、挖掘技術的不正當使用使個人信息流通產生巨大危險。當下, 兼顧信息流通與人格利益保護是構建完整的個人信息法體系的基本目標。建立專門的《個人信息保護法》是完善私法保護的關鍵環節, 在此基礎上, 以綜合立法模式為指導, 形成以私法保護為中心、多部門法與其他途徑相互配合的個人信息法體系, 對打破現實困境、促進個人信息權利的保護具有積極意義。

  關鍵詞:大數據時代; 個人信息; 私法保護; 路徑構建;

  The Dilemma and Path Reconstruction of Personal Information Protection in the Era of Big Data

  SHI Xiao-hui

  Law School, Ocean University of China

  Abstract:

  The develop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has given great value to personal information.Improper use of big data analysis and mining technology creates a huge danger to the flow of personal information.Currently, it is the basic goal to take into account information circulation and protecting personal interests in building a complete personal information law system.The establishment of a special " Personal Information Protection Law" is a key link to improve the law of privacy protection.On this basis, guided by the comprehensive legislative model, apersonal information law system centering on the law of privacy protection combined with the multi-sectoral law and other channels is formed.It is of positive significance to break the real dilemma and promote the protection of rights in personal information.

  Keyword:

  the era of big data; personal information; law of privacy protection; path construction;

私法保護

  一、大數據背景下個人信息保護現狀

  互聯網具有改變世界的力量。從人類揭開使用互聯網的序幕開始, 到大數據時代的幕布正式拉開, 社會文明的飛速發展離不開信息技術的創新與應用。大數據時代的到來為社會經濟注入了活力, 全新的商業機遇使得不同的經濟增長模式如雨后春筍。海量的數據信息資源在公共衛生、商業、政府等領域的分析和預測價值開始嶄露頭角。然而, 大數據時代給我們帶來的變化遠不止于此。那些能識別個人并使其與社會連接起來的個人信息雖然具有巨大的商業價值與社會交往價值, 但卻在相當長的時間里未曾得到法律制度的重視。人們沉浸在"百度一下, 無所不知"的信息快速獲取與網絡購物、網上銀行等便捷服務的快樂與滿足之中, 感嘆時代的巨大變化, 殊不知瀏覽軌跡被監控、個人偏好被秘密收集、個人信息泄露等種種危險已經慢慢發酵。瀏覽網頁時的定向廣告推送、購物網站中的精準商品推薦、銀行甚至各種民間金融機構、服務公司的理財推銷電話, 無不在向社會發出個人信息泄露的警告。信息主體有意或無意間向外部輸出和散播的個人信息, 被發達的大數據挖掘、分析技術整合利用, 完成了數據人格塑造和現代權力控制。[1]我們的個人信息在大數據時代已無處遁形。

  科技的發展速度凸顯了法律的滯后性。隨著"Cookie隱私第一案"1的出現, 網絡商家利用cookies等追蹤軟件跟蹤消費者網上瀏覽記錄的行為, 逐漸浮出水面。網絡服務平臺、網上商家等機構或自然人對個人信息的收集、利用, 以及隨之而來的精準的個性化推薦服務激起巨大的隱私憂患, 人們深刻地感受到伴隨信息便利時代而來的信息安全問題。國家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 與保護個人信息有關的文件陸續出臺, 有關個人信息保護的規定散見于各類文件之中:《刑法》規定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 對公民的個人信息進行保護;《消費者權益保護法》2013年修正案及《網絡安全法》中也對個人信息保護增加了相關規定;《關于加強網絡信息保護的決定》2和《電信與互聯網用戶個人信息保護規定》3對個人信息保護的指導原則完成了初步建構;與此同時, 《信息安全技術公共及商用服務系統個人信息保護指南》的出臺也標志著我國首個個人信息保護國家標準正式確立。然而伴隨著大數據影響的加深, 個人信息安全事件頻發, 零散的法律規定已經不足以應對大數據背景下個人信息被隨意收集和利用的社會亂象, 現有法律體系面對個人信息保護顯得捉襟見肘, 尋求信息價值與權利保護之間的平衡點、構建個人信息保護框架的任務迫在眉睫。構建私法為中心的完整個人信息法體系勢在必行。

  二、傳統架構的理論缺陷

  在進入大數據時代之前的互聯網時代 (也有學者將其稱之為"前信息時代") , 在與個人信息保護有關的理論上, 歐美國家的法律制度較早順應了時代趨勢。以歐盟和美國為例, 總體來說其制定了相應的法律對個人信息與個人隱私進行保護。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 傳統的個人信息保護框架早已無法滿足時代發展的需要。事實上, 早在大數據分析盛行之前, 歐盟的《數據保護指令》就長期陷入嚴峻的執行困境, 大數據的時代背景使得執行困境更加嚴峻。為順應大數據時代個人信息保護的迫切需求, 歐美國家的相關法律不斷變革, 以美國《消費者隱私權利法案 (草案) 》和歐盟《數據保護通用條例》為代表, 二者均對傳統困境作出了一定程度的回應。但不可否認的是, 距離建立完整的個人信息權利保護框架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一) 個人信息與隱私界分不明

  技術和互聯網的發展, 使得大量包含了個人私密信息的數據產生巨大的商業價值, 這使得個人信息與個人隱私的界分、個人信息的屬性界定成為了法律面臨的新課題。相當長的時間以來, 我國對"個人信息"并沒有明確的定義, 對個人信息的保護也處于迷茫狀態, 甚至將個人信息納入隱私權的對象范圍, 作為個人隱私進行保護。事實上, 個人信息并不等同于隱私, 二者之所以難以區分, 原因在于其權利內容與邊界等方面存在一定交叉, 他們都呈現了一致的權利主體在對私人生活的自主決定過程中體現的人格尊嚴與自由。不僅如此, 客體的交錯使二者在侵權后果上具有競合性, [2]個人信息與個人隱私經常被混為一談。因此在個人信息與隱私合理區分的基礎上, 明確個人信息權系與隱私權并列的獨立人格權, 制定相應的保護規則, 是我國目前面臨的難題之一。

  我們從現有的法律文件看個人信息的定義, 其中工業和信息化部在其頒布的《信息安全技術公共及商用服務信息系統個人信息保護指南》中已經對個人信息作出明確的規定, 即個人信息指可被信息系統所處理、與特定自然人相關、能夠單獨或通過與其他信息結合識別該特定自然人的計算機數據。這實質上已經概括出了個人信息的內涵。當下國內對個人信息的定義采取的方式是概括加列舉, 其中重點強調以固定化的信息方式表現出來的對信息主體身份的"可識別性", [3]即通過某信息或多種信息的整合分析, 能夠將特定的個人識別出來。我國對隱私權保護的規定也很少, 除在《侵權責任法》第二條中被提及外, 只是借助司法解釋等方式間接對公民的隱私進行保護。根據我國國情及有關資料, 隱私指向的是私密的信息或私人活動, 其表現形式不限于信息的形態, 例如個人的健康狀況、工資收入、婚姻狀況、甚至是出行計劃或與某人的秘密對話等, 它們指向那些與個人有關、但不愿公開披露的私密性信息或私人活動, 而無關信息主體的身份的識別, 且呈現形式多種多樣。由此, 個人信息是相對獨立于隱私權的, 二者并不存在包含關系。另外, 個人信息權也不應該界定為一般人格權。一般人格權作為提供兜底性保護的人格權, 是人格權體系保持開放性的特殊形式, 是對具體人格權的解釋、創造和補充, 其權利客體具有高度概括性。[4]個人信息權與一般人格權所保護的人格利益不同, 它是建立在保護一般人格權所規定的基本人格利益之上的、與生命權、健康權、姓名權、肖像權等內容特定的具體人格權并列的權利。個人信息權具有特定的權利內容, 將其列為一項具體人格權對維護人格權體系的穩定至關重要。

  "可識別性"是個人信息區別于隱私的典型特征, 當然, 這并不排除二者在一定范圍內的重合。有些信息即構成個人隱私, 也屬于個人信息。如購物網站中個人賬戶的購買記錄, 這些單個的私密性記錄或許無法達到識別賬戶主體的功能, 但是將若干購買記錄整合起來, 通過對記錄中涉及的商品種類、收貨人姓名及其收貨地址、聯系方式、支付賬戶等信息進行數據挖掘和分析, 準確定位到個人輕而易舉。也正是基于此, 不法分子以營利目的通過各種數據庫獲取大量個人信息進行倒賣、詐騙、騷擾, 涉及的個人信息數與非法獲利的金額大幅增長。當然, 個人信息與隱私并不完全重合:有的個人信息并非隱私, 如僅用于工作的手機號碼或辦公室電話并不屬于個人隱私, 這種信息往往由信息主體主動傳遞給不特定的其他人。當然, 有的隱私也不屬于個人信息, 如與某人的秘密談話內容如果并未被記錄或以數字化的形式表現出來, 便不符合個人信息"以數據形式固定在一定載體"的特點。可見, 隱私與個人信息雖然有重合的部分, 但其界限還是比較分明的。但總體來說, 信息主體身份的可識別性是個人信息與隱私的關鍵區分點。

  (二) 傳統知情同意機制失靈

  作為當下國際上個人信息保護法基本原則的基礎, 經濟發展合作組織在1980年制定的個人信息保護指南規定了個人信息處理的八項原則, 即:收集限制、信息質量、目的限定、利用限制、安全維護、公開透明、個人參與、責任明確原則。[5]12-13這些原則的出臺和使用建立在有限的信息量和數據流通、挖掘分析及收集比對能力低的互聯網時代, 當時數據庫的使用邏輯是信息的處理必須尊重信息主體的意志。個人信息有限和可控的特點都使得知情同意的適用能夠應對用戶信息保護的要求, 因此信息主體的知情同意是八項原則的核心之一。如歐盟1995年《數據保護指令》第7條規定, 數據主體有權在處理器個人數據時獲得通知, 并且只有在數據主體表示同意時, 數據才能被處理。我國也規定"告知和許可"原則是機構和個人手機使用個人信息時應當遵守的原則, 這一原則被規定在《加強網絡信息保護的決定》和《個人信息保護規定》等法律文件中。

  但大數據時代的到來, 信息主體與信息幾乎處于完全分離的狀態, 知情同意機制遭受了嚴重的沖擊, 因為它不僅削弱了信息的流通與應用, 也使信息主體對其個人信息享有的權利被限制。飛躍發展的信息收集與分析能力使得傳統的知情同意機制失靈, 知情同意架構面對無處不在的隱形監控與個人信息失控顯得無能為力。在這種背景下, 我們的關注點不僅在防范個人信息的失控, 也著眼于大數據時代帶來的經濟發展與社會進步, 并試圖在二者間找尋平衡點。美國與歐盟都在跳脫傳統知情統一架構的變革中做出嘗試, 美國通過頒布《消費者隱私權利法案 (草案) 》, 引入了以場景為主導的個人信息保護新機制, 其規定機構"只能通過相應場景中合理手段收集、留存以及利用個人信息";歐盟《數據保護通用條例》也特別強化了場景與風險理念的重要性。4這里說的場景與風險理念是指, 改變傳統架構中用戶明示或默示同意一味前置的信息處理方式, 轉而根據個案中不同的信息處理背景, 合理地"程度性"評估該環境下的個人信息處理行為的風險是否在信息主體可接受的范圍內, 以確保個人信息保護的程度與其所處的處理場景相適應。這種以"場景"與"風險"為導向的路徑構建, 從具體的場景出發, 承認了隱私風險的必然存在, 并以風險管理的方式界定了個人信息處理行為的合理動態邊界, [6]對傳統的知情同意機制起到了極大的修正作用。

  三、我國個人信息保護的路徑構建

  既然個人信息保護已經進入法律視域, 個人信息權即將成為一項新的法律概念, 那么其法律稱謂、具體范圍以及類別劃分等問題應當被重新審視與思考, 個人信息與個人資料、個人數據、個人隱私等相關概念的關系應當被厘清。個人信息權的權利內容具有獨立性, 這里的"獨立性"指的并非是保障自然人在信息時代獨處的權利, 而是保障其在信息時代安全地、有尊嚴地參與社會生活。信息主體有權對其個人信息作使用、查詢、更正、封鎖、刪除等處理, 其他機構或個人未經信息主體授權、許可或無其他法律依據時, 不得對他人的個人信息進行自動化處理或可檢索的人工處理, 信息主體有權拒絕提供或反對處理其個人信息的行為、阻止意圖進行直接銷售的個人信息處理行為、獲取基于商業目的處理其個人信息而產生的收益。[7]

  比較歐洲和美國個人信息法的立法模式可以發現, 歐洲采用統一立法模式, 建立明確的個人信息保護標準;而美國采用分散立法模式, 依靠市場和行業自律, 通過擴大隱私的范圍來對個人信息進行保護。借鑒比較法的經驗, 我們可以發現, 以美國為代表的分散立法模式缺乏統一的規則, 很難對個人權利進行全面保護。而綜合立法模式固然有其優越性, 但僅從一個部門法角度觀察個人信息保護問題也難免會顧此失彼, 難以兼顧權利保護的不同環節。從我國實踐出發, 為建立科學完整的個人信息法體系, 應跨越行政法、刑法和民法等法律部門的界限, 在行政監管、定罪量刑、民事責任、市場與行業自律及用戶自我保護等方面, 分別設計針對不同信息處理主體的權責。同時, 在個人信息法體系的基礎上, 著重建立完整的《個人信息保護法》, 以場景與風險理念為導向健全個人信息保護的私法規則, 形成以私法保護為中心的綜合立法模式。

  (一) 個人信息保護的基本原則

  法律原則是法律的價值宣誓。[8]在大數據分析高速發達的時代, 個人信息超出人格屬性所具有的巨大商業價值不可忽視。個人信息法要兼顧尊重、保護人格利益與維護個人信息蘊含的巨大財產價值的使命, 成為保護個人信息權利、促進信息公平合理與高效流轉的基礎性法律。誠實信用原則無論在起源還是在發展上都與人類的交易行為有著密切聯系, 其是以善意真誠、守信不欺、公平合理為內容的強制性法律原則。[9]個人信息法雖然是跨越多部門法的綜合體系, 但考慮到其以私法保護為中心的特征, 民法的"帝王條款"---誠實信用原則應發揮主要的價值引領作用, 并以此為根基衍生出個人信息保護的其他基本原則。

  1. 信息處理正當性原則

  對個人信息的收集與使用應經過信息主體的授權或有相應的法律依據, 通過合法的途徑、以合法手段進行, 這是個人信息法的基本原則和發揮作用的價值基礎。科技高速發展的時代不再對信息的處理與收集行為提出如傳統觀念的嚴格要求, 而是盡可能在信息流通與信息保護之間尋求平衡點。但傳統的知情同意時代已經過去, 未得到信息主體的同意或授權但具有法律依據的信息處理行為, 是符合信息處理正當性的要求的。

  2. 合理透明原則

  信息處理行為雖不要求嚴格的用戶事先同意, 但事先的告知行為必不可少。事先告知應當具有可操作性, 并以用戶易于理解和可接受的方式呈現, 尤其是當信息處理行為可能具有較大風險或與潛在的第三方機構有關時, 信息處理者應盡到完全的提示說明義務, 并獲取用戶明示或默示同意以降低隱私風險。

  3. 比例原則

  信息處理者的處理行為應當與用戶將其信息釋放之初所持有的目的相關, 在個案中應采取合理的標準對信息處理行為是否符合該"目的"進行判斷。信息處理的背景與信息處理可能引發的風險應當符合用戶最初的合理期望與可接受的預估風險范圍, 盡量使符合法律規定條件下的信息處理行為產生的風險最低。

  4. 責任原則

  個人信息的保護不僅在于事后救濟, 也在于事先預防。包括信息主體在內的所有信息收集、利用、處理者, 都應當為所處置的信息的安全承擔適當的義務與責任。信息管理者應嚴格依法收集或使用個人信息, 對他人個人信息不當處理導致信息主體發生損害時, 應當承擔責任;信息主體對個人信息的泄露或不當使用甚至滅失有過錯的, 應當承擔與其過錯相適應的責任。[10]

  (二) 制定專門的《個人信息保護法》

  個人信息權屬于人格權, 制定專門的《個人信息保護法》是完善私法對個人信息的保護與救濟的關鍵一步。為解決私法保護所面臨的現實困境, 首要任務是, 在《個人信息保護法》中明確個人信息的概念、內容、類型、救濟途徑以及與相關概念的區分。

  1. 個人信息與個人隱私的界分

  個人信息是包括生理的、心理的、個體的、社會的、政治的、經濟的、文化的、家庭等多方面信息在內的, [11]能夠直接或通過數據分析、整合等間接方式識別信息主體身份的數據信息, 是涉及人格權與財產權在內的信息的總和。長久以來, 國家注重對隱私權的保護, 自《民法通則》制定開始, 我國的人格權體系逐漸建立起來, 隱私權是其中的一項具體人格權。相比之下個人信息權并未引起重視, 對個人信息權利被侵害時往往沒有救濟途徑, 或者將其納入隱私權的范圍中以隱私權的救濟方式處理。然而通過擴張隱私權的內涵來對個人信息進行統一保護, 在理論上可能會與一般人格權形成沖突, 并且與其他的具體人格制度產生矛盾。個人信息尤其是大數據時代的個人信息集人格尊嚴與自由價值、商業價值、公共管理價值于一身, 因此法律應將個人信息權作為公民的一項基本權利。設立專門的《個人信息保護法》是必要的, 在民法總則中分別納入隱私與個人信息的內涵及界分, 對個人信息與隱私的保護均具有重要意義。

  個人信息不局限于傳統隱私權范疇下的私人生活秘密, 其及于個人所有具有可識別性的信息。因此相較狹義隱私權之下的私人個體化的隱私保護訴求而言, 個人對其個人信息的保護訴求更為強烈和普遍, 并且已經上升為普遍的社會問題。[12]從之前的論述已經了解, "可識別性"是個人信息的重要特征, 也是區分隱私與個人信息的基礎。由于個人信息注重個人身份的識別, 它是一種對個人信息的支配和自主決定。受信息高速發達的時代的影響, 建立在個人信息上的人格權兼具精神價值與財產價值, 為保護這種信息免受非法收集和利用的侵害, 要做到事先預防與事后救濟相結合, 并通過包括行政監管、民事責任、入罪量刑等多樣的方式形成綜合保護。而隱私則不同, 隱私權注重的是信息的"隱", 其保護的客體并不指向自然人的身份, 它幾乎是一種完全的精神人格權, 不過多涉及人格的財產利益。與此相對應, 對隱私權的侵害方式主要表現為非法披露與騷擾, 側重于私法的事后救濟。

  2. 個人信息法律關系的內容

  個人信息權屬于人格權體系, 作為具體人格權中的一種, 其權利主體只能是自然人。個人信息的屬性是個人身份的識別, 它是信息主體對與其自身有關的信息的自主決定, 體現的是對人格與自由價值的尊重和保護。而法人的信息則不具有人格屬性, 對法人信息的編造、誹謗等行為可能侵犯的是法人的商譽。另外, 法人的信息通常是公開的, 至于涉及商業秘密的信息, 則一般通過《反不正當競爭法》等途徑加以保護。

  個人信息法律關系的客體指的是, 信息主體對個人信息享有權利與義務主體在收集、處理他人的個人信息的過程中承擔的義務所共同指向的對象, 也就是對個人信息的處理行為。個人信息法律關系的對象是能直接或間接對自然人的身份進行識別的"信息", 這種"信息"的表現形式是以數據的形式被記錄在一定載體上。這種"信息"既包括信息主體不愿對外公開的私密信息, 如健康情況、婚姻狀況、工資收入、家庭信息、消費記錄等, 也可能包括主動披露而被外界所了解的與自身相關的信息, 如工作電話號碼、記錄在名片上的個人信息等。個人信息法律關系的客體內容也是個人信息權與隱私權區分的比較明顯的特征。

  另外, 在工業和信息化部頒布的《指南》中, 個人信息被按照敏感程度及其泄露后的風險程度作出分類, 即一般信息與敏感信息共同組成了完整的個人信息, 對敏感信息的保護程度大于一般信息。個人敏感信息的具體內容會根據不同行業接受服務的信息主體意愿和各自業務特點確定, 可以包括身份證號碼、政治觀點、宗教信仰、基因、指紋等那些一經篡改或披露可能對主體造成風險與影響的信息。除了個人敏感信息以外的個人信息是個人一般信息。根據該國家標準, 我國在《個人信息保護法》中可以規定對個人敏感信息收集和利用之前, 必須首先獲得個人信息主體明確授權;而個人一般信息的保護, 則可以根據"場景與風險理念", 依據個案的信息處理情境與風險指數, 評估具體信息處置行為的合理性, 在此基礎上對信息處理者施以不同程度的注意義務, 以具體衡量侵權責任。

  (三) 個人信息權利的救濟

  1. 對個人信息權的私法救濟

  在《個人信息保護法》設立前, 對個人信息的保護經常被納入隱私權保護范圍, 因此側重于事后救濟。然而《侵權責任法》對隱私權的事后救濟有很大的局限性, 一方面, 權利主體在信息權利被侵犯當時可能并不知情, 損害后果可能在相當長的時間后才會發生, 即侵害行為與損害后果的時間錯位;另一方面, 起訴濫用個人信息的違法犯罪分子往往是徒勞的, 因為網絡高速發達的時代, 違法犯罪分子很難被發現, 況且由于信息主體勢單力薄, 往往對個人信息權利被侵犯后怠于起訴, 這使得侵權者更加肆無忌憚。另外, 違反注意義務與損害后果之間的因果關系難以確定, 也使得個人信息往往無法得到充分的安全保障。

  對事后救濟的局限性可以通過在民事訴訟中設立公益訴訟來解決。信息網絡高速發達的時代, 對個人信息的侵犯往往是看中其所具有的商業價值, 因此這種信息的侵犯形式往往是多人的大量信息的集合共同處理, 如消費者在網上購物提供個人信息后, 很多受到利益驅使的經營者, 在市場中非法販賣其所掌握的大量的消費者的信息, 進而導致信息被非法使用。在《民事訴訟法》中增加對個人信息權保護的民事公益訴訟, 對個人信息權利侵犯者采取嚴厲的打擊態度, 不僅能體現社會對個人信息保護的重視程度, 也減輕了權利主體主張權利的負擔。與此相對應的, 在因果關系證明的舉證責任方面, 可以參考環境損害民事公益訴訟的舉證責任規定, 權利主體只需提供初步證據, 證明其因個人信息權被侵犯而受到損害, 由可能的侵權者證明已經盡到注意義務、權利主體的損害后果與自己的行為無關。

  2. 其他維護個人信息權的途徑

  嚴重侵犯個人信息的行為已經入刑。我國《刑法》規定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 對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嚴重行為處有期徒刑或拘役, 單處或并處罰金。將個人信息的保護納入刑法是個人信息法體系建立過程中的巨大進步。此外, 由于大量個人信息被集體非法處理是我國法律目前重點打擊的行為, 而這種侵犯大量個人信息的行為一般離不開某一組織、機構的參與。因此, 對社會組織、公司法人以及其他機構進行嚴格的行政監管, 可能對防止個人信息被侵犯的現象起到重要作用。最后, 只有信息安全的觀念深入人心, 信息主體加強自我保護意識, 各行業能自覺自律、市場能自覺監管, 才能從根本上發揮個人信息法的作用。

  四、結語

  為從根本上改變大數據時代帶來的零散法律規定被動應對個人信息混亂的亂象, 建立一套完整的個人信息法勢在必行。完整的個人信息保護離不開民法、刑法、行政法等多部門法的協作支持, 其中基于個人信息的獨立人格權屬性, 以私法保護為中心的綜合立法模式是符合我國實際的路徑。為實現私法保護為中心, 建立專門的《個人信息保護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明晰個人信息與隱私權界分的基礎上, 以風險場景理念貫穿《個人信息保護法》的始終, 明確個人信息的不同類型, 并根據風險程度設置不同的義務及責任, 對不同類型的個人信息進行不同程度的保護。在多種途徑的共同作用下, 形成以民法保護為核心, 刑法與行政法保護為重點, 以市場監管與行業自律、個人自我保護意識提高為輔助的綜合保護體系, 對尋求信息流通與信息保護的平衡點、促進信息發展與權利保護齊頭并進具有重大意義。

  參考文獻
  [1]王秀哲。大數據的時代個人信息法律保護制度之重構[J].法學論壇, 2018 (6) :115-125.
  [2]王利明。論個人信息權的法律保護-以個人信息權與隱私權的界分為中心[J].現代法學, 2013 (4) :62-72.
  [3]史為民。大數據時代個人信息保護的現實困境與路徑選擇[J].情報雜志, 2013 (12) :155-164.
  [4]王利明。隱私權概念的再界定[J].法學家, 2012 (1) :108-120.
  [5]周漢華。域外個人數據保護法匯編[M].北京:法律出版社, 2006.
  [6]范為。大數據時代個人信息保護的路徑重構[J].環球法律評論, 2016 (5) :92-115.
  [7]楊詠婕。個人信息的私法保護研究[D].長春:吉林大學, 2013:268.
  [8]龐凌。法律原則的識別與適用[J].法學, 2004 (10) :34-33.
  [9]徐學鹿。商法中之誠實信用原則研究[J].法學評論, 2002 (3) :32-41.
  [10]肖啟少。個人信息法律保護路徑分析[J].重慶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 2013 (4) :119-126.
  [11]齊愛民。個人信息保護法研究[J].河北法學, 2008 (4) :15-33.
  [12]張新寶。從隱私到個人信息:利益再衡量的理論與制度安排[J].中國法學, 2015 (3) :38-59.

  注釋
  1 參見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 (2014) 寧民終字第5028號判決書。
  2 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加強網絡信息保護的決定》, 2012年12月19日, http://www.gov.cn/jrzg/2012-12/28/content_2301231.htm, 2019年3月25日。
  3 工業和信息化部:《電信與互聯網用戶個人信息保護規定》, 2012年7月29日, http://www.cac.gov.cn/2012-07/29/c_133142088.htm, 2019年3月25日。
  4 如在第22條"數據控制者義務"中強調, 機構應"根據其個人信息處理行為的性質、范圍、場景、目的及影響公民權利的可能性、敏感度等"承擔相應責任。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重庆麻将的玩法 福建时时彩开奖现场 小镇彩票投注站赚钱吗 重庆时时彩 山西十一选五 经纬娱乐平台 英雄杀网页版 山西快乐10分基础走势图 官方69棋牌游戏大厅 北京福彩网怎么买彩票 澳客网竞彩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