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麻将的玩法|重庆麻将机厂
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法律論文 > 自貿區背景下航運保險除外責任問題研究

自貿區背景下航運保險除外責任問題研究

時間:2019-08-12 11:18作者:樂楓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自貿區背景下航運保險除外責任問題研究的文章,作為金融業和航運業的連接點, 航運保險在高端航運服務業中一直占據著重要的地位。航運保險作為一種風險轉移機制和損失補償機制, 可以增強行業承受能力以及應對風險的能力。

  摘要:航運保險在自貿區保險制度建設中占據重要地位。除外責任對于經營航運業務的保險人控制經營風險、促進業務發展具有重要意義。除外責任條款的生效, 需要保險人盡到充分的提示并說明的義務。貨物的自然屬性和包裝不當在中國均屬于法定的除外責任, 二者在實踐中也常常是相關聯的。《協會貨物保險條款》項下的經營困難的除外責任以及《海洋運輸貨物保險條款》項下的貨損發生在保險責任開始之前的除外責任的適用條件均非常嚴格, 在實踐中應當謹慎掌握。

  關鍵詞:航運保險; 除外責任; 自貿區; 貨物的自然屬性; 包裝不當; 經營困難;

  作為金融業和航運業的連接點, 航運保險在高端航運服務業中一直占據著重要的地位。航運保險作為一種風險轉移機制和損失補償機制, 可以增強行業承受能力以及應對風險的能力。在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的進程中, 我國自貿區的陣容不斷壯大。借助自貿區的繁榮發展以及在制度和政策上的便利條件, 航運保險的發展面臨著更為有利的發展環境, 而航運保險也通過自身的發展來滿足自貿區建設與發展中的需求, 為深入推進自貿區建設提供有力支持。因此, 航運保險在自貿區保險制度建設中具有重要意義。

航運保險

  盡管保險是風險管理的一種方法, 是風險轉移、分攤的工具, 但保險人不可能承擔所有的風險。保險應當確保對價平衡, 避免保險人過度承擔責任。[1]而除外責任對于經營航運業務的保險人控制經營風險、促進業務發展具有重要意義。航運保險的發展從某種意義上說離不開除外責任的完善。除外責任一般來說是非意外的、非偶然的或比較特殊的風險, 是指保險公司明確規定不予承保的損失和費用, 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界定保險人的責任范圍。[2]除外責任的存在, 有助于保險人預估前期成本, 防止有人利用危險逆選擇來詐騙保險金, 避免保險人遭受不必要的損失。[3]保險人以被保險人的保險索賠屬于除外責任拒賠時, 舉證責任在保險人一方。通常來說, 除外責任包括法定除外責任和約定除外責任。我國《海商法》中規定的除外責任主要包括被保險人的故意、遲延、行市變化、貨物的自然屬性和包裝不當等。而實踐中投保人通常選用的2009年中國人民保險公司《海洋運輸貨物保險條款》和2009年英國《協會貨物保險條款》中關于除外責任范圍的規定則在此基礎上做了進一步的擴充。《海洋運輸貨物保險條款》中除外責任的范圍還包括:被保險人的過失所造成的損失;發貨人責任所引起的損失;在保險責任開始前, 被保險貨物已存在的品質不良或數量短差所造成的損失;戰爭險條款和罷工險條款規定的除外責任等。《協會貨物保險條款》中除外責任的范圍中出現了"被保險人的惡意行為"的表述, 還增加了不適航和不適運除外責任、船舶所有人等破產或陷入經濟困境、核戰爭等內容。本文擬結合案例對航運保險除外責任中的幾個常見問題進行研究, 從而促進航運保險業的發展, 以使航運保險更好地服務于自貿區的發展以及我國的經濟建設。

  一、關于除外責任的生效

  結合我國《海商法》和《保險法》的規定, 除外責任屬于免除保險人責任的一種情況。保險人必須對投保人就保險合同中約定的免責條款盡到提示或明確說明的義務, 否則該條款不發生法律效力。并且保險人對免責條款的提示或明確說明負有舉證責任。關于提示的形式, 一般來說, 只要能引起相對人對該條款足夠的注意即可, 可以采取宣讀、講解、聲明、在書面材料中特別標出等形式。實踐中, 保險公司在印制保險條款時, 會將有關免責條款用黑體字標注出來。此外, 對于通過網頁、音頻、視頻等提示形式, 法院也傾向于認可其效力。

  以"仙樂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仙樂公司) 訴丘博保險 (中國) 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丘博保險公司) 海上、通海水域保險合同糾紛"一案1為例:原告仙樂公司主張涉案保險合同系通過電子郵件方式簽署, 原告沒有收到保險合同原件, 被告丘博保險公司并未提出任何證據證明于何時何地由何人通過何種方式向原告進行了明確說明, 因此, 被告援引的除外責任條款對原告不產生免除責任的法律效力。法院經審理查明, 原告收到的涉案保險條款中多處以加深或加下劃線的字體提示投保人仔細閱讀保險合同免責條款。此外, 原、被告之間存在多年的保險合作關系, 特別是雙方之間曾經發生過4起拒賠案例且貨損情形均與本案情況極為類似, 原告對被告在本案中所援引的除外責任條款應當已有清楚認識。因此, 法院沒有支持原告的這一主張。而在"寧波福海海運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福海公司) 與華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寧波分公司 (以下簡稱華安保險公司) 海上保險、保賠合同糾紛"一案2中, 福海公司主張, 華安保險公司在接受投保時, 未將有關的保險范圍和除外責任對其解釋, 故貨方分攤的共同海損由作為承運人的福海公司賠償后, 有權向作為保險人的華安保險公司主張賠償。法院經審理查明, 華安保險公司僅在預約保險協議中以書面方式告知福海海運公司閱讀保險條款, 特別是保險責任與除外責任。除此以外, 并無其他證據證明在訂立預約保險協議時, 華安保險公司將其中的免責條款對福海公司做過明確說明。因此, 法院認定預約保險協議條款中關于3米以下海浪造成的共同海損是除外責任的約定, 不產生法律效力。

  僅就兩個案件本身來看, 兩個保險公司對于除外責任所盡的提示和說明義務均不夠充分, 但兩者的判決結果截然相反的原因在于第一個案件的特殊背景, 即雙方之間曾經發生過4起拒賠案例且貨損情形均與本案情況極為類似, 法院據此推斷原告對被告在本案中所援引的除外責任條款應當已有清楚認識, 因而沒有采信被告的主張。因保險契約的專業性、復雜性等, 投保人難以有足夠的專業能力理解相關書面內容, 保險人應于訂立契約前提供相關書面材料于投保人, 并針對該重要事項, 主動對投保人以口頭方式解釋與說明, 針對投保人詢問的問題詳細解答。[4]通常來說, 保險人對合同中涉及除外條款的概念、內容及其法律后果以書面或者口頭形式向投保人做出常人能夠理解的解釋說明的, 才能夠認定為保險人履行了明確說明義務。對于免責條款中涉及的專業術語也應當做出常人能夠理解的解釋和說明。[5]為避免爭議, 保險公司應該根據保險法及其司法解釋的要求, 對投保人盡到充分的提示并說明的義務。此外, 法院應當重視投保人、被保險人對保險合同條款的客觀、合理的期待, 即使保單中相關用語的含義清晰, 并將該種情況排除在外, 投保人、被保險人的這些期待也應予以支持。[6]

  二、關于貨物的自然屬性和包裝不當的除外責任

  貨物的自然屬性或固有缺陷是指某個特定貨物的性質或特點表現出不同于其所屬種類物的缺陷, 從而使其與不帶有此類特點的貨物相比更加容易遭受損失。貨物的自然屬性或固有缺陷屬于海上貨物運輸保險中的法定除外責任。對于一項損失來說, 海上災害與貨物的自然屬性或固有缺陷是互相排斥的。包裝不當除外責任在我國也是一種法定的除外責任。根據具體運輸的環境條件對出運貨物進行與其自然特性相適應的妥善包裝, 既是托運人的法定義務, 也是合同義務。相反, 不考慮貨物的自然屬性及具體的運輸條件而一概對出運貨物采取常規包裝, 在某些情況下則可能構成"包裝不當", 也是托運人自冒風險的行為。實踐中, 貨物的自然屬性和包裝不當的除外責任常常是相關聯的。

  以"中國太平洋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航運保險事業營運中心 (以下簡稱太平洋財險) 與江蘇民康油脂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民康公司) 海上貨物運輸保險合同糾紛上訴"一案3為例, 民康公司以經出入境檢驗檢疫局檢驗貨物短少為由向太平洋財險提起索賠。太平洋財險主張, 本案中貨物短量系因水分蒸發, 屬于貨物的自然屬性, 屬于除外責任, 保險人不應當承擔責任。法院經審理認為, 鑒于中國檢驗認證集團寧波有限公司出具的兩份監卸證書均載明"艙蓋封閉, 風筒封閉情況良好", "開艙檢查后, 其艙蓋、艙框內壁及貨物表層均未發現水跡, 貨物裝載狀況良好", 如果太平洋財險主張涉案貨物因水分蒸發發生短量, 重達323.31 t的水分在艙蓋封閉、風筒封閉的情況下, 不可能不在艙內遺留水跡, 涉案貨物的狀況也將受到影響。由于不能證明涉案貨物系因水分蒸發而短量, 因而也就無法把貨物短量歸因于貨物的自然屬性而列入除外責任的范圍。相反的情況, 仍以"仙樂公司訴丘博保險公司海上、通海水域保險合同糾紛"一案為例。仙樂公司以由于涉案貨物軟膠囊到港拆箱后處于粘連狀態給其造成損失為由向丘博保險公司提出索賠。丘博保險公司主張涉案貨物易受溫度變化影響而發生粘連, 而仙樂公司并未安排有溫控系統的集裝箱進行運輸導致事故發生, 屬于貨物"自然損耗"和"包裝不當"的情形, 保險公司無須對此承擔賠償責任。法院經審理認為, 在案證據可以證明涉案貨損的直接原因是自然溫度變化, 涉案膠囊貨物的組成成分熔點較低, 對較高的溫度敏感, 顯然屬于貨物的"自然特性", 在沒有其他外來原因的情況下, 涉案貨物因自然溫度變化而產生的軟化粘連, 顯然屬于因"貨物的自然特性"而造成的貨物損失。此外, 由于涉案貨物對較高溫度敏感的特性, 在外在環境溫度適宜的情況下, 對其常溫保存及運輸可以認為是充分的包裝, 而根據涉案航次的時間和航線走向, 可以預見常溫運輸方式下裝載于集裝箱內的貨物極有可能遭遇25℃以上溫度, 也極有可能發生貨物性狀變化, 此時常溫運輸則屬于"包裝不當".鑒于該貨損系由貨物"自然特性"及"包裝不當"的原因所造成, 屬于涉案保險合同約定的除外責任, 保險公司依法不負賠償責任。

  結合前述兩個判決結果截然相反的案例可以得出, 對于貨損是否屬于除外責任的舉證責任一般分配給保險公司。保險公司需要提供相應的證據證明貨物的自然屬性或固有缺陷或包裝不當導致了貨物損失的發生。在前一個案例中, 由于缺乏證據證明涉案貨物系因水分蒸發而短量, 因而也就無法把貨物短量歸因于貨物的自然屬性而列入除外責任的范圍。對于后一個案例而言, 對于集裝箱屬于貨物本身還是貨物包裝的問題在實踐中爭議較大。2009年中國人民保險公司《海洋運輸貨物保險條款》將包裝不當除外責任的適用范圍擴大到集裝箱或托盤內的積載, 導致了一些問題的產生。一般認為, 只有當集裝箱是由托運人提供時, 才可將其看作是貨物本身。如因集裝箱的原因造成貨損, 保險人可援引貨物自然屬性或固有缺陷除外責任來進行免責。如果將集裝箱視為貨物的包裝, 因集裝箱的原因造成貨損的情況下, 保險人是否能夠免責要適用包裝不當除外責任的相關規定來進行認定。[7]具體來說, 集裝箱由托運人提供的又可以具體分為兩種情況:第一, 托運人負責貨物裝載、綁扎和積載等作業。無論將集裝箱看作是貨物本身還是貨物的包裝, 保險人都可從援引貨物本身存在缺陷或包裝不當來免除賠償責任。第二, 貨物的裝載、綁扎和積載等作業是由承運人負責的且裝載過程中發生了不當致使貨物受損, 則保險人可以以承運人存在過失為由主張免責。

  三、關于經營困難的除外責任

  曾經持續很長一段時間的航運業的不景氣, 造成涉及船舶所有人或租船人無法預計的財務困境的突然增加。貨物保險人不僅面臨轉運費用的索賠, 而且面臨被迫卸貨的費用索賠以及船舶所有人停止航程后貨物被賣出后全損的索賠。"貨物航次保險單是一個航程保險, 同時也是貨物保險, 保險人卻發現他們面臨本來以為不應承擔的風險。"[8]為此, 2009年英國《協會貨物保險條款》的除外責任部分增加了船舶所有人等破產或陷入經濟困境的內容。2009協會A條款除外責任 (Exclusions) 第4.6條規定:" (本保險概不承保) 因船舶的所有人、經理人、承租人或經營人破產或經濟困境產生的損失、損害或費用, 且被保險人在保險標的裝上船舶時知道或在通常業務過程中應該知道, 此種破產或經濟困境可能阻止航次的正常執行。但本除外責任不適用于保險合同已經轉讓給根據一個有約束力的合同已經善意購買或同意購買保險標的之人根據本保險合同進行索賠之情形。"

  以"阿斯旺水泥公司與天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天安保險) 海上保險合同糾紛"一案4為例, 本案適用2009年英國《協會貨物保險條款》。兩審法院的判決結果一致, 但是對保險人能否享受經營困難的除外責任做出了截然相反的認定。一審法院認為, 本案中運輸涉案貨物的TS船在航行過程中繞航至科倫坡港并被斯里蘭卡法院扣押, 且該船涉及多起案外人提起的訴訟。根據在案證據, 可以確定TS船被扣押進而造成船載貨物無法繼續運輸系船舶所有人、經理人、承租人或經營人的經濟困難所致。同時, 阿斯旺公司亦無證據證明由承保風險直接引起TS船繞航并遲延。因此, 即便阿斯旺公司訴稱的事件構成保險事故, 也同時滿足保險合同約定的多項除外責任, 保險人無須承擔賠償責任。二審法院則認為, 保險單背面印制的"海洋運輸貨物戰爭險條款"規定的"根據執政者、當權者或其他武裝集團的扣押、拘留引起的承保航程的喪失和挫折而提出的任何索賠"屬于戰爭險的除外責任。涉案船舶被斯里蘭卡法院司法扣押, 并非因為戰爭而產生的后果, 不適用戰爭險的除外責任, 且實施扣押的"法院"亦不等同于"執政者、當權者或者其他武裝集團", 故天安保險援引戰爭險中的除外責任條款主張其不負保險賠償責任, 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

  另外, 以"自然環保集團 (私人) 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環保私人公司) 與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 (以下簡稱人保上海公司) 海上保險合同糾紛"一案5為例:本案適用2009年英國《協會貨物保險條款》。人保上海公司以涉案事故屬于保單除外條款項下的經濟困境為由拒絕環保私人公司的索賠。一審法院認為, 人保上海公司未能舉證證明該案存在2009協會A條款第4.6條中的"承運人經濟困境"情形, 以及投保人在裝船時知道此種情形。協會A條款第4.6條中所指的船舶所有人、承租人、管理人、經營人破產或經濟困境, 通常應指的是實際履行運輸的承運人財務狀況嚴重惡化導致其沒有能力繼續完成運輸, 而不是指承運人有能力履行航次但主觀上不愿意履行的情形。現有證據表明, 留置和占有貨物的船舶所有人瑪琳公司當時已將貨物運抵卸貨港所在水域, 其并不存在任何財務困境導致無法履行涉案航次的問題。再次, 涉案保險合同已經轉讓給了環保集團公司和環保私人公司, 根據2009協會A條款第4.6條的規定, 保險合同一旦轉讓給了善意的受讓人, 即使存在"承運人經濟困境"的情形, 保險人也不得援引第4.6條免責。一審法院對人保上海公司援引協會A條款第4.6條除外責任予以免責的抗辯主張, 不予采納。二審法院進一步認為, 涉案貨物因不可歸責于被保險人的原因在目的港被船舶所有人瑪琳公司留置, 對被保險人而言, 系運輸途中意外蒙受的風險, 在該風險不屬于2009協會A條款規定的"除外責任"的情況下, 保險人應當對被保險人遭受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

  結合前述案例可以得出, 《協會貨物保險條款》項下經營困難的除外責任的適用條件非常嚴格:第一, 船舶的所有人、經理人、承租人或經營人存在破產或經濟困境的情況;第二, 前述的破產或經濟困境阻止了本次航程的執行;第三, 被保險人在保險標的裝上船舶時知道或在通常業務過程中應該知道前述破產或經濟困境的存在。此外, 如果保險合同轉讓給了善意的受讓人, 則經營困難的除外責任對受讓人不再適用。

  四、關于貨損發生在保險責任開始之前的除外責任

  在保險事故發生后, 保險責任起始時間的認定往往成為對保險標的損失進行索賠的焦點問題。根據2009年《海洋運輸貨物保險條款》第3條第1款的規定, 海上貨物運輸保險責任期間為"倉至倉", 開始的時間為被保險貨物離開起運地發貨人的倉庫并且開始運輸之時。同時, 在"除外責任"部分也明確規定了"在保險責任開始前, 被保險人貨物已存在的品質不良或數量短差所造成的損失"屬于除外責任。

  以"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某分公司 (以下簡稱平安保險公司) 與寧波某進出口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進出口公司) 海上保險合同糾紛"一案 (1) 為例:本案適用中國人民保險公司《海洋運輸貨物保險條款》。對于進出口公司的貨損索賠, 平安保險公司認為, 涉案貨物交接時箱封完好, 進出口公司無法證明涉案貨物在保險期間內發生短少, 貨物短少只可能是發貨人原因, 屬保險條款約定的除外責任。一審法院認為, 涉案保單記載涉案保險條款包含倉至倉條款, 同時, 保單記載對2011年7月28日9時3分之前發生的損失, 不負賠償責任。上述保單約定了兩種不同的保險責任期間, 從對被保險人有利解釋的角度, 應認定涉案保險責任條款以倉至倉為準。此外, 即使涉案貨物在2011年7月28日9時3分之前確實發生了貨損, 但無證據證明保險人與被保險人在訂立保險合同時對此知情, 保險人應當承擔賠償責任。二審法院則認為, 進出口公司作為被保險人, 提交了裝箱單、發票、銷售合同、報關單、原產地證明等證據, 已經初步舉證證明了涉案貨物裝船時的數量并無短少。現貨物到達目的港后, 經查驗發現貨物短少。集裝箱鉛封號雖然完好, 但平安保險公司未能舉證證明貨物短少系其保險責任外的免責事由造成, 在其承保了一切險, 且被保險人提供了證據證明貨物不存在裝運短少的情況下, 其對保險責任期間內發生的貨物短少依法應當承擔賠償責任。故維持原判。

  通過該案例可以得出, 該除外責任的舉證責任在保險公司, 保險公司只有證明貨物的損失發生在保險責任開始之前, 方能以此為由進行拒賠。而在實踐中由于獲得該類證明的難度極大, 因而以貨損發生在保險責任開始之前主張除外責任的空間極小。

  五、結語

  在航運保險中, 除外責任將不合理或保險人不愿意承保的風險排除在承保范圍之外, 導致實踐中對該項內容的規定產生爭議并進行訴訟的現象屢見不鮮。只有以理論上存在的爭議和實踐中已經或可能產生的問題為著眼點進行研究, 并借助自貿區在制度和政策上的便利條件, 尋求保險合同當事人雙方利益的平衡點, 才能更好地發揮海上貨物運輸保險的價值和功能, 使其更好地為航運市場的發展保駕護航, 更好地為我國自貿區的發展以及經濟建設提供有力支持。

  參考文獻
  [1]竇玉前。被保險人權益保護的必要---以規制免責條款的濫用為邏輯起點[J].理論月刊, 2018 (8) :153.
  [2]汪鵬南。海上保險合同法詳論[M]. 2版。大連:大連海事大學出版社, 2003:231.
  [3]賀輝, 張鵬。保險合同免責條款及保險人說明義務問題研究[J].法律適用, 2018 (8) :66.
  [4]李勇。我國《保險法》說明義務的規則完善[J].西南金融, 2017 (10) :71.
  [5]夏正芳, 馬燕。當前保險糾紛案件若干疑難法律問題研究[J].法律適用, 2018 (1) :84-85.
  [6]王建敏。保險免責條款的法律規制研究[J].北京聯合大學學報, 2017 (7) :94.
  [7] 楊運濤。國際貨物多式聯運法律關系研究[M].北京:人民交通出版社, 2007:11.
  [8]王艷玲。英國海上保險條款專論[M].大連:大連海事大學出版社, 2007:32.

  注釋
  1 詳見上海海事法院 (2016) 滬72民初30號民事判決書。
  2 詳見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 (2008) 浙民三終字第98號民事判決書。
  3 詳見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 (2015) 鄂民四終字第00093號民事判決書。
  4 詳見上海海事法院 (2014) 滬海法商初字第1330號民事判決書、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 (2016) 滬民終136號民事判決書。
  5 詳見上海海事法院 (2011) 滬海法商初字第1357號民事判決、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 (2013) 滬高民四 (海) 終字第108號民事判決書。
  6 詳見寧波海事法院 (2012) 甬海法商初字第173號民事判決書、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 (2012) 浙海終字第117號民事判決書。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重庆麻将的玩法 江西快3开奖时间调整 真钱捕鱼游戏平台下载 河北快三走势图号码统计 ewin棋牌害死了我 nba直播视频直播 2018最准六肖公式规律 广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开屏可赚钱的软件下载 河北快三跨度走势图基本图 五分彩开奖网站